1976年發生了什么?”“陳赫和陳凱歌什么關系?


這些五花八門的題目,曾出現在入職互聯網“大廠”的行政職業能力測試中。某大型招聘平臺發布的《2021大學生就業力調研報告》顯示,IT、通信、電子、互聯網以超過四分之一的選擇占比,成為畢業生最期待從事的行業。其中,以大型互聯網公司為代表的互聯網“大廠”,更是備受青睞。

 

要想入職“大廠”,第一關就是筆試。五個模擬大廠、公務員筆試的刷題軟件幾乎陪伴了西安某大學2021屆應屆畢業生張宇的大學生涯,在晚高峰的地鐵里,在食堂排隊間隙,他曾無數次點開軟件,做上幾道題目。

 

新京報記者發現,為獲得大廠筆試這張“入場券”,甚至催生了“代考機構”、“專業槍手”,一些商家隱藏于互聯網,以“筆試輔導”、出售“大廠真題”為名,實則提供代考。

 

目前供職于某大廠的人力資源職員劉瑩告訴新京報記者,如發現代考將會取消考試成績,人員名單也會被內部系統記錄,“相當于進了我們這里的黑名單”。律師王穎玉則稱,“組織代考的商家、代考者涉嫌刑事犯罪,考試組織方可保留法律追責權利?!?/span>

6月4日,晚間7點,西二旗地鐵站迎來第一波下班高峰期。受訪者供圖

千奇百怪的筆試題


臨近畢業,每次打開刷題軟件,張宇總會想起高中班主任常說的那句——“高考,就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如今四年過去,他感覺自己又被擠到了橋上。

 

張宇就讀于西安一所普通一本院校歷史系,深知自己的學歷、專業在就業市場上不占優勢,早早地做好了實習打算。因為網上一句玩笑話——“互聯網運營,連學考古的都要”,他將實習目標鎖定在大型互聯網公司的運營崗位。

 

官網投遞簡歷后,隨之而來的線上筆試難倒了張宇。屏幕出現的選擇題,“生肉沒有明顯氣味,但經過燒烤后卻變得氣味誘人,該反應是?”“平成四大歌姬不包括?”,讓他有些摸不著頭腦。

 

南京某985高校計算機系學生趙揚在社交網絡上分享了自己的筆試經歷,“兩道專業編程大題只夠做完一道,第二道連題目都沒看完就到時間了。更別提給個幾百字,讓我分析同事關系到底好不好的行測題了?!?/span>

 

趙揚自認專業能力算得上出眾,“國家級大賽的獎項拿過,實習跟項目的經驗也不少,但看到充斥著撲克牌、順子、對子的題目還是有點蒙,要是精通斗地主,第一道題還能做得更快一點?!?/span>

 

在天津學習文學的李玉潔則被滿屏的圖片題難倒了,“各種奇怪的圖形,讓我挑出哪一個和其它的分割手法不一致,有點像奧數比賽,但我確實不明白這和電商運營的工作有什么關系?”

 

對于各類千奇百怪的筆試題,曾在阿里工作多年、如今在另一家公司從事人力資源工作的周靚表示,“由于校園招聘報名人數眾多,幾乎所有的大型互聯網企業都會設置筆試環節,考察應聘者的邏輯思維、信息分辨、人際關系處理以及專業能力,而這一環節差不多會淘汰80%的應聘者?!?/span>

 

“很多人吐槽筆試內容奇怪,大多數筆試題都是內部員工想出來的,目的就是為了篩選出和企業價值觀最相近的人,都說互聯網企業在塑造用戶思維,其實第一步是先塑造員工思維?!敝莒n解釋道。

 

經驗貼告訴張宇,想被“塑造”,就要刷題?!懊總€大廠都有歷年真題,公務員考試的題型也有相似之處,多做題,總會成功”。五個刷題軟件陸續入駐張宇的手機,成了他最常打開的軟件。

 

由于筆試考查內容飄忽不定,學習運營專業名詞、拓寬各領域知識,追著熱點跑,幾乎成了下意識反應,一次看到室友在看綜藝節目,張宇脫口而出“《吐槽大會》最會拋知識點的人是誰?”在室友不解的眼神中,他自顧自地說道:“這是阿里的筆試題?!?/span>

某“刷題軟件”上互聯網運營崗位筆試真題。


“筆試輔導”實為代考服務

在畢業生們為了大廠筆試煩惱的同時,網絡上也順勢出現了以“筆試輔導”為名,實則提供代考服務的商家。

 

在某購物平臺搜索“大廠真題”,可以看到不少商家正在售賣阿里、騰訊等多家公司的歷年真題,而當咨詢是否還可以提供其它服務時,店家則會要求微信溝通。

 

其中一家店鋪經營者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可以代考各大廠行測題。例如,一家公司的行測題分為文字分析、材料分析、圖形推理、性格測試四部分,店家可代考前三部分,費用為260元。代考方式為“遠程控制電腦答題”。

 

“有專門的老師,基本上天天都做,大概什么情況都知道?!边@位店家稱。至于代考正確率,店家表示“校園招聘的筆試正確率為80%,如果是社會招聘的入職測評,可以保證通過?!?/span>

 

而在某二手商品交易平臺,代考服務則被包裝為”筆試輔導“,售價三百元。據店家介紹,做題者為“槍手”,“做過很多這類型的題目”,代考方式是應聘者傳來試卷,店家發答案。如果考試要求開啟攝像頭,則需要“在攝像頭死角拍題,或者找另一個人幫忙拍題?!?/span>

 

一位在研究生期間曾兼職代考的人表示:“不論是行測題還是專業題,都是熟能生巧,做得多了自然能摸清套路?!倍鴮τ趹囌?,最擔心的不是無法通過考試,而是作弊被發現,“一旦被發現成績必然作廢,還會進企業的招聘黑名單?!?/span>

 

“但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對通過考試的渴望肯定已經超過了害怕?!边@位代考者總結道。

 

更多的“槍手”潛伏在筆試經驗分享的微信群中,張宇不止一次遇到過以免費分享真題為由組建的微信群,加入群聊后不久,就會有人單獨添加他為微信好友,對方言語直白,來意和價碼都寫在申請理由中。

代考商家宣稱代考者為“槍手”,代考正確率為80%左右。


代考商家或涉嫌刑事犯罪


面對主動找來的代考者,張宇不是沒有心動過,最后攔住他的是朋友的一段教訓,“我剛把賬號和密碼發過去,對方就把我拉黑了,300塊錢就這么打了水漂,我還得擔心會不會被檢測出賬號異常,拉入公司黑名單?!?/span>

 

對此,周靚表示,目前各大廠的在線筆試都有防作弊措施,“像阿里今年的校園春季招聘,筆試時會全程攝像監控,隨機抓拍應聘者作答的照片,同時要求應聘者在考試過程中,關閉所有瀏覽器窗口和即時通信軟件等。后臺會有人工和技術的雙重檢查?!?/span>

 

網易、百度、美團等公司的筆試通知中,有“一旦發現作弊行為,將對后續錄取產生重大影響”的條款。

 

目前供職于字節跳動的人力資源職員劉瑩告訴新京報記者:“按規定,代考情況被發現,會取消考試成績,人員名單也會被內部系統記錄,相當于進了我們這里的黑名單?!?/span>

 

對此,律師王穎玉表示,根據《刑法修正案(九)》規定,在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中,組織作弊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用人單位組織的筆試為非國家考試,求職者的作弊行為雖不涉嫌犯罪,但一旦被發現,用人單位可以依法解除勞動合同?!蓖醴f玉稱,“至于組織代考的商家、代考者則涉嫌刑事犯罪,考試組織方可保留法律追責權利?!?/span>

 

今年3月,張宇終于等到一張來自大廠的錄用意向書。確認完意向書后,張宇一邊卸載所有刷題軟件,一邊在社交平臺上更新自己的“大廠求職日記”,希望告訴大家,“還是要放平心態,不論能否進入大廠,都只是個開始?!?/span>


文 | 新京報記者 馬延君

編輯 | 陳曉舒 校對丨李世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