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5日,廣東省清遠市西岸鎮東江村貧困學生正在上網課。新華社 岳睿攝


據報道,當前,我國的慕課數量和應用規模位居世界第一,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慕課更是成為高校教學的重要組成部分。但要注意的是,網課一派繁榮的背后,十幾元甚至幾元錢即可購買“代學網課、代考試”一條龍服務,已在部分高校成為公開的秘密。

 

大學生花錢找人替課,不是什么新鮮事。此前,就有媒體報道高校替課風行成了產業鏈,引發強烈的社會反響。沒想到,這種風氣如今竟然延伸到線上,而且通過黑客工具對正規線上慕課平臺密鑰數據包進行抓取并破解,刷課技術可以實現“刷課秒過”“考試改分”“提取試卷”“考試包過”等多項功能,其規模和程度都有過之而無不及。遼寧警方此次破獲的5家刷課平臺數據顯示,僅2019年至2020年,全國范圍購買刷課服務的學生超過790萬人,刷課數量超過7900萬科次。

 

隨著“互聯網+”教育的發展,在線教育漸成潮流。據悉,目前中國相關平臺上線慕課數量已增至3.2萬門,學習人數達4.9億人次,在校生獲得慕課學分1.4億人次。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慕課助力高校應對居家學習常態,正在成為推動高等教育變革的重要引擎。

 

在線上線下教學融合的大趨勢下,“付費刷課”的盛行造成多重危害。就學生個體而言,這種蒙混過關的學習,不僅荒廢學業,還會嚴重助長投機取巧思想。據報道,單科刷課服務費用一般在5到10元,刷考試和改分的價格一般在200元上下。如此,幾秒鐘就能搞定的事,何須費心費力親力親為。一些原本不屑于刷網課的學生,也紛紛加入了刷課隊伍。

 

“付費刷課”行為嚴重影響了網課教學公信力,對高等教育質量造成巨大沖擊。據介紹,遼寧警方此次打掉的5家刷課平臺,幾乎可以覆蓋全國所有高校的網課。5個刷課平臺的下線各級代理人數已超10萬,且絕大多數也是在校大學生。如果任由這樣的“生意”泛濫,其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不容小覷。

 

數百萬大學生“付費刷課”,“不學而過”的歪風邪氣不可長。對于牟取不正當利益的刷課程序開發者,應該依法嚴肅打擊,以儆效尤?;ㄥX刷網課的學生,當然需要深刻反思并進行教育引導,但也不能將棍子都打在學生身上。

 

“付費刷課”產業鏈受眾人群之多,覆蓋范圍之廣,暴露了在線教育平臺的巨大漏洞。一方面,相關平臺亟待彌補技術漏洞,網絡課程的考核也要從在線時長等技術性標準轉變為內容性標準為主,從源頭杜絕網課“不學而過”,不給別有用心者以可乘之機。

 

另一方面,也要切實提高授課老師授課能力和課程質量,有效激發學生學習興趣。內容為王,如果課程內容乏善可陳,即便不花錢刷課,大多數學生恐怕也只是打開視頻就放一邊。這樣的“學習”,又有何意義可言。

 

說到底,大學生花錢刷網課,可謂有百害而無一利,但也需多管齊下、綜合施策,方能杜絕這樣的歪風邪氣,在保障高校網課教學秩序的同時,也確保我們的高等教育質量。


作者 | 胡欣紅(教師)

輯 | 李瀟瀟

校對 | 吳興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