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監管總局在官網發布的《意見》。圖片來源:國家市場監督管理局網站截圖 


外賣騎手送餐問題一度曾引發過網友的廣泛討論。


 
近日,市場監管總局等七部門聯合印發《關于落實網絡餐飲平臺責任切實維護外賣送餐員權益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從保障外賣送餐員勞動收入、勞動安全等方面提出全方位要求,保障外賣送餐員合法權益,堅決維護社會穩定。
 
據人民網報道,截至2020年,參與網絡餐飲平臺等共享經濟平臺的就業人員已達8400萬人左右,面對這一龐大的就業群體,顯然不能對從事外賣送餐員的就業權益不管不顧。特別是近幾年大家關注的議題,涉及外賣員不被允許進入小區大門、外賣員被保安辱罵、外賣員送餐途中遭遇車禍......如何保護外賣騎手的合法權益是當務之急。
 
外賣騎手一邊面臨并不如意的就業環境,另一邊和平臺不斷優化的“算法”抗爭。此前《外賣騎手,困在系統里》一度在朋友圈刷屏,作者在文中的發現引起社會的廣泛共鳴:外賣接單的算法在不斷調整,在外賣騎手找出送餐捷徑后,省下的三五分鐘時間,最終也會被系統發現,算法把外賣騎手的送餐時間“發揮”到極致。
 
《意見》從時下大眾關注的問題出發,從對外賣騎手的勞動收入、勞動安全提出全方位的保障,讓外賣騎手不再“裸奔”。
 
譬如其為平臺在不同主體間面臨的激勵約束扭曲問題,提供了一個權益解決路徑?!兑庖姟芬笃脚_建立與工作任務、勞動強度相匹配的收入分配機制,確保外賣小哥正常勞動所得不低于當地最低工資標準,旨在從收入分配環節保護外賣小哥的合法權益。

▲外賣平臺與外賣員之間為外包關系。圖片來源:新京報貝殼財經截圖

 
當然,這并非強制要求平臺與外賣小哥建立雇傭關系,而是要求平臺與外賣小哥等建立清晰的市場服務定價交易機制,防止平臺濫用強勢地位無底線“壓榨”騎手。
 
這就需要平臺明確自身定位:若平臺定位為信息撮合、技術服務支持方,那么就需創造公平公正透明的交易秩序,厘清各方責權利關系,搭建有效的市場化交易分配機制。即平臺、商家與外賣小哥進行的是三方參與的托運交易。
 
這就需要平臺提供托運撮合交易或競價交易機制。若平臺方使用訂單數量、準時率、在線率等員工化的考核標準,且報酬發放采取類似月薪等模式,那么平臺就是以準雇傭關系規范和考核外賣小哥,后者的勞務就不具獨立信用擔責的事實,這就需要用勞動合同法規范。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意見》前瞻性地提出要推動建立適應新就業形態的工會組織,為外賣小哥提供集體議價的渠道和保障。當前《意見》用不低于最低工資對平臺與外賣小哥的收入分配做強制性約束,是因為平臺經濟的組織生態建設和目前的市場信用體系不完善,平臺經濟下各相關利益方存在責權利不對等博弈問題等。
 
當然,在提高平臺方與外賣小哥的對等博弈能力方面,有關方面可在法律和制度層面適當引入集體訴訟、辯方舉證和爭議和解等制度,為平臺經濟營造一個公平公正公開透明的市場交易秩序,降低外賣小哥維護合法權益的成本。
 
當前,平臺不愿意為外賣小哥代繳社會保險,為此可以允許平臺與外賣小哥簽署委托代繳協議,或者允許外賣小哥與新興工會組織或職業共同體組織簽署委托代繳協議,為外賣小哥提供多元化、多渠道的社保繳費渠道。
 
總之,網絡餐飲平臺能否健康發展,有賴于如何合規保護外賣小哥等相關利益方的合法權益,如何為外賣小哥等營造一個市場化、標準化、法治化的共享交易場景。
 
特約撰稿人 | 劉曉忠(財經專欄作者  資深金融從業人士)
編輯 | 丁慧

實習生 | 韋英姿

校對 | 李立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