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5日,突尼斯總統賽義德宣布,解除現任總理邁希希的職務,凍結議會的所有職權。消息宣布后,大批支持者上街歡呼,街道上汽車鳴笛慶祝。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7月25日,突尼斯總統賽義德宣布接管政府行政權力,停止議會活動,解除總理邁希希職務。翌日,又宣布解除兩位重要部長職務,并將試圖“闖宮”進入議會抗議的議長等人拒之門外,令該國局勢變得更加叵測。

 

“動蕩48小時”

 

2011年變革后的突尼斯共和國是個議會制國家,總理和閣員都是議會席位最多政黨/政黨聯盟中當選議員,內閣擁有行政權,對議會負責。但和德國、印度、新加坡等“純議會制國家”不同,突尼斯總統雖地位超脫,但并非純然“虛君”,而是通過掌握軍隊指揮權等,在政治生活中擁有一定影響力。

 

7月25日晚,總統賽義德緊急會晤了支持他一方的軍隊、安全機構負責人,隨后宣布“根據憲法第80條”接管內閣行政權力直至任命新總理,暫停議會活動,隨后宣布“暫停期”為90天。

 

7月26日,總統宣布解除國防部長和司法部長的職務。此舉激怒了突尼斯復興運動黨一號人物——議會議長加努希,他隨即率領一干支持者前往議會“闖宮”,卻被嚴陣以待的安全人員阻止。加努希等高呼“我們是在維護基本法,你們無權阻攔”口號強闖,安全人員則回應“我們是在保衛這個國家”,堵住了“闖宮”者。

 

復興運動黨及執政聯盟中其他幾個黨隨即在網絡、街頭、國內外掀起巨大聲勢,指責總統發動“自我政變”,顛覆突尼斯“合法民主秩序”;而支持總統一方則在全國各地舉行慶祝集會,與會者歡呼雀躍,并高唱突尼斯國歌。


▲7月26日,突尼斯總統賽義德決定解除國防部長和司法部長的職務。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蹊蹺必有前因

 

突尼斯位于地中海南岸,非洲大陸北部。該國歷史悠久,曾和羅馬多次爭霸的迦太基首都就在今天突尼斯境內,此后近兩千年命運多舛,曾先后被羅馬、阿拉伯帝國、奧斯曼土耳其帝國、法國等統治,人口結構也發生根本性改變,成為一個北非阿拉伯國家。1956年,突尼斯獲得內部自治,翌年正式完成獨立,是非洲大陸二戰后最早獲得獨立的國家之一。

 

在獨立后的半個多世紀里,突尼斯盡管政治上不民主,但經濟、社會較穩定,并未像同時代絕大多數非洲國家那樣政局動蕩、政變不斷,布爾吉巴和本·阿里分別任職突尼斯總統長達30年和近24年。

 

2010年,中東阿拉伯世界爆發“阿拉伯之春”,這次運動擴大化并演變為“奪權”的導火索,正是發生在突尼斯的“小販事件”,因此爆發所謂“茉莉花革命”,并在2011年1月迫使本·阿里流亡。

 

本·阿里流亡后,原本被逐出國外的各伊斯蘭激進組織紛紛回國,并在2011年立法選舉后取得議會多數席位,但他們推動伊斯蘭激進組織“教法治國”的努力遭到社會強烈抵制,不得不收斂,自此后突尼斯進入一個相對平衡的時期。

 

但選民、公眾和世俗政黨則開始對復興運動黨等伊斯蘭激進組織長期執政、卻無法帶領突尼斯擺脫經濟和就業困境日益不滿,這也是當年爆發“茉莉花革命”的根源。

 

自年初以來,總統賽義德試圖限制內閣和總理權力,與內閣、復興運動黨和其他伊斯蘭激進組織齟齬不斷,政局和社會不時動蕩。

 

此期間發生的兩個變故——政府對新冠疫情防控不力以及“外援”土耳其和卡塔爾的“指手畫腳”,加劇了內閣和伊斯蘭激進組織的困境。

 

正是在這種微妙背景下,總統賽義德才敢于突然出手、一擊而中,也才會出現內閣、議會義憤填膺,不少民眾卻“喜大普奔”的怪現象。

 

▲被解除總理職務的邁希希。圖片來源:新華社


局勢仍待觀察

 

在“動蕩48小時”中,總統同時關閉了土耳其、卡塔爾在突尼斯境內若干機構,如著名的半島電視臺駐突尼斯辦事處,顯然意在切斷內閣和伊斯蘭激進組織的“外援”。

 

土耳其、卡塔爾不出意料地譴責了“政變”,表達了對總理和復興運動黨的支持。但如前所述,突尼斯公眾的部分怨氣恰針對它們,這種支持可謂是幫倒忙。

 

當初推動“阿拉伯之春”,在阿拉伯世界到處奪權的美、法等國此番處境尷尬:“阿拉伯之春”導致阿拉伯世界伊斯蘭激進組織和極端恐怖勢力紛紛抬頭,并反噬歐美,率先“奪權”的突尼斯雖相對“成功”,卻不知不覺中成為中東最大的外籍伊斯蘭激進組織暴恐分子輸出國。

 

如果支持總理和議長,鼓勵伊斯蘭激進組織派系“抗爭”,弄不好會重蹈覆轍,自取其禍;但支持總統“自我政變”,卻無異于對自己一手倡導的“一人一票”自我否定。正因如此,他們主要說些模棱兩可的“片兒湯話”,暫時未有大的舉動。

 

突尼斯各世俗政黨則態度微妙,一方面批評總統“違憲”,另一方面則指責內閣和復興運動黨“應對突尼斯社會和政治危機負總責”。顯然,他們對總統是“小罵大幫忙”,希望這次變故對自己有利。

 

▲突尼斯總統賽義德。圖片來源:新華社


勢力強大、城市里會員眾多的突尼斯工人總工會則旗幟鮮明地支持總統——事實上正如許多觀察家所言,突尼斯工人總工會的立場,在很大程度上堅定了總統“動手”的決心。

 

未來變數尚多,關鍵因素則是90天的“議會停止活動期”,以及新內閣、新總理的產生方式。如果總統同意舉行新的議會選舉,并將組閣權、行政權交給選舉后新的執政聯盟,則原本不想深度卷入的美法諸國便有了“不干涉”的口實,國內世俗政黨也會因真正獲利而堅決站在總統一邊。

 

但這樣做也有很大風險——伊斯蘭激進組織在突尼斯社會、尤其農村仍有深厚社會基礎,且較世俗政黨組織更嚴密,動員力更強,萬一再度形成執政聯盟,就會令總統的冒險之舉前功盡棄,進退兩難。


特約撰稿人|陶短房(專欄作家)
編輯|徐秋穎
實習生|耿心玥
校對|劉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