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近代以來,美日關系經歷了哪些階段?在波云詭譎的國際政治之下,美日關系為何特別值得研究?7月14日,在彼岸書店牡丹園店的《創造新日本》的新書發布會上,漢唐陽光邀請了北京大學歷史學系教授王新生、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于鐵軍、北京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珊汀秳撛煨氯毡尽返淖g者史方正,與大家討論了美日關系史可能給我們帶來的歷史經驗。


《創造新日本》,[美]W.拉夫伯爾著,史方正譯,漢唐陽光 | 山西人民出版社2021年6月版

 

“二戰”后,

西方對日本的看法經歷了哪幾個階段?

 

王新生認為,在“二戰”后的七十年時間里,美國人對日本的看法經歷了五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戰后初期,可以稱為“否定日本”的階段。近代日本對外侵略擴張,與美國進行了一場十分艱難的戰爭。在占領時期,在盟軍總司令麥克阿瑟領導下,美國人在日本搞改革。那時誕生了兩本特別有代表性的書,一本是本尼迪克特的《菊與刀》——本尼迪克特不是日本問題專家,是文化人類學者。在太平洋戰場上,日本人戰死到最后一個士兵,被稱為“玉碎”。美國軍部不理解,就讓本尼迪克特研究一下日本人為什么不投降。她用文化人類學的比較方法,認為日本是恥感文化,而西方是罪惡文化——日本人崇拜權威,天皇說你不能投降就不投降;另外一本書是加拿大外交官、也是日本問題專家的諾曼·赫伯特的《日本維新史》。這兩本書對占領時期美國人政策影響非常大——本尼迪克特的書對保留天皇的政策出臺影響很大,諾曼的《日本維新史》對農地改革、解放財閥的政策影響很大,但這兩本書都帶有否定日本的含義。

 

《菊與刀》,[美]魯思·本尼迪克特著,呂萬和、熊達云、王智新譯,商務印書館 1990年6月版

 

到了1960年代,日本經濟高速增長。這不是突然出現的,在戰前,日本就有了經濟發展的基礎。美國日本問題專家、當時的駐日大使賴肖爾提出了“現代化學說”,即提倡以后發型現代化國際、新興獨立國家日本為榜樣,通過學習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實現現代化。從此,美國人開始肯定日本。1960年代英國的《經濟學人》雜志專門出了兩期??枴疤栐趺瓷饋淼摹?,探討日本的經濟高速增長。這是1960年代的“肯定論”。

 

在1970年代,日本成為了一個名副其實的經濟大國。這時歐美開始出現學習日本的聲音——日本有些還值得歐美學習,最典型的書籍是傅高義寫的《日本名列第一》,該書在1979年出版。日本人對此也很高興,因為美國人表揚日本了。但到了1980年代,形勢開始發生變化。日本和美國、歐洲的貿易戰打得兇狠。這時出現了修正主義學派,最初以美國學者查默斯·約翰遜為代表,他在1982年出版《通產省與日本奇跡》。

 

1990年,荷蘭駐日記者卡瑞爾·范·沃爾夫倫出版了《日本權力結構之謎》。這兩個人代表著“敲打日本”的階段,他們被稱為修正主義學派。他們說,日本和歐美在制度上是不同性質的??ㄈ馉枴し丁の譅柗騻愒跁飳懥藘纱竺}:第一,日本不是一個自由主義經濟體制的國家,是一種比較特殊的社會體制;第二,日本沒有一個有權威的中央政府——在政策制定出來后,大家不知道誰來負責。他特別形象地講,日本存在著四大利益集團——政黨、利益集團、官僚,再加上黑社會。這四者構成一個平行四邊形,誰的力量大,政策就傾斜到那一方。

 

1990年代中期后,由于中國崛起,美國人開始忽略日本,覺得日本沒有什么值得探討。所以,現在許多歐美學者不再去探討日本的政治、經濟,而去探討日本的文化、音樂。美國有一個特別有名的學者叫安德魯·戈登,他曾寫過《現代日本史》——講德川幕府以來的日本歷史。戈登原來是搞勞工史的,現在他卻在研究平安時代的陰陽道——也就是古代的跳大神。所以,如今西方已經進入忽略日本的階段?!秳撛煨氯毡尽肥窃?997年寫的,所以仍然還在“敲打日本”這個階段的延長線上,這本書強調了日本和西方的不同,認為日本不是資本主義市場經濟。我們讀《創造新日本》時應該要考慮這個背景。

 

??烧J為,《創造新日本》的作者拉夫伯爾是美國外交史、國際關系史或者說戰后美國外交史、國際關系史的一個標桿人物,也是美國的外交史、國際關系史領域里的“威斯康星學派”——他們致力于批判美國在世界上的政策,尤其是對第三世界的政策。??烧J為這個學派有些馬克思主義經濟決定論的理論背景,他們覺得,美國對外政策的主要動力是美國公司的利益,也是美國經濟的利益。在這個基礎上,他們開發出了一整套的解釋體系。

 

“威斯康星學派”的第一代創建者叫威廉·威廉斯——威廉斯在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任教,他手下第一代學生有三位都是后世公認的大家,其中,拉夫伯爾可能排第一。拉夫伯爾在1960年代末已經成名,從此長盛不衰。他在美國老一代的“威斯康星學派”中屬于相當復雜的一位。老一代“威斯康星學派”有些經濟簡化論、經濟歸約論,他們的批判意識非常強,但容易簡化美國對外政策的原因和動力,在歷史證據方面也不見長。不過,拉夫伯爾的思想比較復雜,有歷史學的折中主義,還有綜合平衡的能力。

 

美日關系能給我們帶來什么樣的啟發?

 

于鐵軍認為,美日關系是特別值得研究的。實際上,大國之間所能夠發生的事情,在美日關系當中基本上都發生過。在今天中美戰略博弈日益加劇的情況下,跌宕起伏的美日關系史有著極大的借鑒和啟發意義。簡單的歷史類比會使人誤入歧途,但以此為由而否定歷史類比無異于因噎廢食。無論承認與否,大家總是在自覺或不自覺地通過各種歷史類比,來思考當下和未來我們關注的問題。

 

美日在太平洋戰爭中所展開的??諔鹗瞧駷橹谷祟悮v史上最大規模的??諔?;美國最終向日本投擲了兩顆原子彈,也是世界范圍內大國關系當中迄今為止唯一的案例。在經濟方面也是如此,美日在1920年代、30年代圍繞中國市場而展開的激烈爭奪,在中國東北、在美國和日本對于東亞門戶開放政策的不同態度上體現得淋漓盡致。日本將東亞視為自己的禁臠,追求自給自足、自我支撐的帝國秩序,跟美國“命運天定”、跨越太平洋不斷西進之間的碰撞,形成了美日之間根深蒂固的沖突。

 

活動現場,從左到右為于鐵軍、王新生、???,圖片由出版社提供。

 

在1980年代末和1990年代初的時候,在美國,日本威脅論甚囂塵上。當時美日之間的貿易摩擦,以及美日之間所關注的領域、雙方的思考邏輯、所使用的語言和貿易戰中所使用的策略甚至談判技巧,都給人一種似曾相識之感。

 

現在中國金融界人士常談及1985年的“廣場協議”,這實際上也是一種類比,他們通過考察當年的美日金融關系來思考當下的中美金融關系。在經濟領域里,美日關系給中國提供了非常強大的數據庫。在處理這些棘手的經濟問題時,美國和日本到底是怎么做的?其思維方式是怎樣的?影響決策的因素有哪些?今天回過頭再去評估當時的政策和決策,利弊得失究竟該如何計算?美日關系史對中國今天處理類似的問題都會有很大的借鑒意義。

 

在文化領域,美日也進行了沖突。入江昭的書《權力與文化》里認為,美日太平洋戰爭既是權力之爭,更是文化之爭。美日文化的不同包括思維方式、行事方式的不同。這些不同體現在方方面面,和權力爭奪糾纏在一起,以至于許多人搞不清楚美日雙方究竟是為了權力而戰還是為了自身的種族和文化而戰——日本的石原莞爾信奉,“世界最終戰”將是“文明之戰”,是代表黃種人的日本和代表白種人的美國之間的“黃白大戰”。

 

《權力與文化》,[美]入江昭著,吳焉譯,見識城邦|中信出版集團2019年5月版

 

美日之間在文化方面的對峙,會輻射到一系列特別有意思的問題。比如,1924年美國“排日法案”所涉日裔移民問題,再如1990年代初日本政治家指責美國人“懶惰”所引發的美國方面的憤怒等。文化上的、種族上的差異所造成的歧義很容易擴散和滲透到本來已經緊張的雙邊關系當中,從而加劇雙方的沖突。從日美關系中幾次劇烈沖突的歷史當中,中國能夠吸取些什么樣的經驗教訓呢?從這個方面來講,美日關系史仍然是一塊有待開發的寶地。

 

 

嘉賓 | 王新生、于鐵軍、???、史方正

記者 | 徐悅東

編輯|張婷

校對|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