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官手记:住在隔离小区一个多星期了,他们说这些事儿总得有人干


“今天收到通知小区被隔离了,出不了门,可家里冰箱还是空的?!倍杂诿恳桓鲈咔楦衾肷畹氖忻穸?,这大概是最“难忘”的回忆了。而房山乐活城小区的居民为这事儿仅仅担心了几个小时。

 

因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房山区阎村镇乐活城小区从81日起开始实施封闭管理措施。凌晨3点接到阳性病例报告,凌晨4点社区工作者就挨家挨户敲门通知,早上6点小区全面封闭隔离,早上8点热腾腾的早餐就送到了居民手中,一上午的时间都在给居民测核酸。隔离期间,每天上午、下午各有一次物资集中配送,还要定期组织居民核酸检测。

 

这些有条不紊的安排背后,我看到的是几百名工作人员的全天候付出。


由社区工作人员和阎村镇机关干部组成的60多支居家观察服务保障队实行“三班倒”,包楼包户对居民进行专人对接,及时解决居民遇到的实际问题;物资保障超市的工作人员每天早上五六点就到仓库为当天的第一次配送分拣货品,除了吃饭、上厕所,大家很难停下脚步,不是在挑拣即将配送的物资,就是在整理商品。


小区内,我能抵达的最远位置就是楼门前的空地。在这里,有许多身着防护服、头戴护目镜的工作人员,他们是整个配送环节的最后一环,直接面对隔离居民。尽管在没工作时可以坐在小板凳上休息片刻,但在闷热的天气里,光是坐着不动都会直冒汗,他们身上的衣服是湿了干,干了又湿,不少人晚上还得睡在小区内露天搭设的帐篷里。

只有亲身参与,你才能明白每一份物资是如何在两个小时左右、经过五六道流转手续,从仓库送达居民手中的。这期间,如果有一个环节出现错误,居民们都可能要因此而饿肚子。


距离“危险”最近,距离“家人”最远,我跟几位参与保障任务的工作人员进行了简单交流,发现他们都住在隔离小区一个多星期了,听到最多的话就是“虽然辛苦,但这些事儿总要有人干”。


新京报记者 裴剑飞 景如月 周博华 视频报道

编辑 刘梦婕 校对 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