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訊(記者 左琳)近日,黑龍江省哈爾濱市20歲女生小慧在減肥訓練營猝死引發熱議。

 

小慧哥哥告訴新京報記者,7月30日早上7點左右,小慧突發意識喪失,教練開車將小慧送到距訓練營20多公里外的哈爾濱市第二醫院。醫院的醫療手冊顯示,初步診斷為“猝死(院前死亡,死因不明)?!?/p>

 

事發后,訓練營工作人員表示愿意支付5萬塊錢,被家屬拒絕。小慧哥哥稱,目前已經聘請律師,等到尸檢結果出來就直接起訴。

 

8月12日下午,哈爾濱市公安局香坊分局向陽派出所確認接到過關于此事的報警,稱正按照程序進行工作。新京報記者致電該訓練營官網電話,一名工作人員表示,訓練營已停業。


2015年,小慧在旅游時拍攝的照片。受訪者供圖


訓練營中突發意識喪失,教練開車40多分鐘送到醫院前已死亡

 

據小慧的哥哥介紹,事情發生在7月30日。當日早上7點多,小慧的父母接到校方電話,稱小慧昏倒了,正在送往醫院,隨后又接到校方電話,稱正在搶救。沒過多久,第三通電話稱人已經不行了?!白詈笠粋€電話的時候,大夫也來跟我們說患者已經死亡了?!?/p>

 

記者獲取的一份哈爾濱市第二醫院出具的門診醫療手冊顯示,7月30日7時54分,患者已測不出血壓,其余生命體征——脈搏為0次/分,體溫為35℃,呼吸為0次/分。由校方代訴的癥狀為“突發意識喪失,抽搐40余分鐘?!笔謨詫懙溃骸盎颊?0多分鐘前突然出現意識喪失、抽搐,患者室友給予患者速效救心丸舌下含服,并急呼朋友送至我院。否認高血壓、糖尿病史。陪同人員訴患者近期有減肥史?!贬t院初步診斷為“猝死(院前死亡,死因不明)?!?/p>


哈爾濱市第二醫院出具的醫療手冊。受訪者提供


小慧的哥哥告訴新京報記者,他9點多到達醫院,那時妹妹已經在醫院的告慰間了。診療本在檢查與處理一欄寫道:“09:14,患者經80分鐘積極搶救,無自主呼吸及心率恢復,向患者家屬交代目前情況,家屬同意停止一切搶救措施?;颊咝寂R床死亡,家屬要求報警、尸檢?!?/p>

 

小慧哥哥表示,在訓練營中,有兩人與妹妹同住。事發后,家屬向小慧的室友了解情況時得知,當天早上7點左右,小慧先起來洗漱,回來后躺在床上,突然一下坐了起來,然后直接倒下,再也沒起來。小慧哥哥說,訓練營在向陽鎮,距離哈爾濱市第二醫院20多公里,教練開著私家車,耗時40多分鐘,將小慧送往醫院救治。

 

家屬拒絕校方5萬元賠償,待尸檢后起訴

 

小慧哥哥表示,妹妹今年20歲,身高約1米7,體重在170斤左右,沒有先天疾病,去醫院的次數也十分有限。2019年,妹妹曾在該訓練營成功瘦身30斤,用時21天,花費了約5000元,因為反彈,妹妹決定再去練一練。

 

7月15日,小慧被送往減肥訓練營參加封閉式訓練,原定8月6日結束訓練,因此前繳納的費用還有剩余,故此次小慧哥哥向訓練營繳納4500元,但他表示沒收到有關日程安排的資料,也沒拿到合同,只有一張收據。

 

小慧哥哥告訴新京報記者,因校方說妹妹兩年前訓練過、做過體檢,此次也沒要求小慧再體檢。至于訓練營官網提到的“入營辦理手續前必須要真實填寫入營減重檔案,以便做運動訓練參考,尤其是呼吸系統、心肺功能、過敏史、手術史、高血壓、糖尿病、精神疾病患者或者有其他病史等?!靶』鄹绺绫硎?,他們并沒有填寫。

 

據小慧哥哥介紹,除了事發前一天,妹妹每天都與家人聯系,“她性格內向,每次都是打字,從來不發語音,有時會說今天運動量稍微大點兒、有點兒累?!钡』鄹绺缈磥怼斑@都很正常?!?/p>

 

在新京報記者獲取的小慧家屬與訓練營工作人員溝通的錄音中,工作人員表示這并非學校主觀問題,愿意支付5萬塊錢,家屬表示拒絕。

 

小慧哥哥稱,家屬還有許多疑問,包括封閉式的減肥中心是否應該有醫療人員或搶救藥品,教練是否有教練證,搭配的飲食是否科學。小慧哥哥表示,目前已經聘請律師,等到尸檢結果出來就直接起訴。


7月15日,小慧(左)入營時拍攝。受訪者供圖


涉事減肥訓練營已停止營業

 

小慧所在的“哈爾濱360減肥訓練營”在天眼查顯示,其注冊公司為黑龍江叁陸零運動健身有限公司,成立時間為2018年11月13日,經營范圍包括室內休閑健身服務(不含氣功);戶外體能拓展、娛樂性軍事訓練場地服務。


8月12日,記者就此事咨詢涉事公司登記機關哈爾濱市香坊區市場監督管理局,一名工作人員表示,他們接到過電話,但建議交由公安局或法院處理?!叭绻翘摷傩麄?、欺詐消費者我們會處理,其余不清楚?!?/p>

 

哈爾濱市香坊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成高子市場監督管理所一工作人員表示,如要開辦減肥訓練營,需要根據實際情況規范為健身休閑活動或體育健康服務(包括運動減重服務、科學健身指導服務等)或養生保健服務(包括保健減肥服務),以上不需后置審批。但若還涉及餐飲服務,就要有食品經營許可證,涉及住宿要去轄區派出所備案,開業需證照齊全,少一樣就屬于違規經營,但其還不清楚涉事公司是否有相關證件。

 

哈爾濱市香坊區市場監督管理局餐飲科一工作人員表示,減肥訓練營開辦食堂確需有食品經營許可證,主體申請后,會有工作人員去現場查看。

 

8月12日,哈爾濱市公安局香坊分局向陽派出所表示,確實接到過關于此事的報警,目前正按照程序進行工作。

 

該減肥訓練營官網顯示,訓練營采用全封閉式減肥的訓練模式,旨在飲食、作息時間等全方面調理隊員的脂肪含量、BMI值和基礎代謝,以有氧運動和合理飲食相結合,來達到控制體重的目的,減肥訓練營“特聘請具有國家職業資質的健身教練為會員制訂科學合理的減肥計劃”。

 

官網所列的教練團隊共9人,均標注為“明星教練“,部分教練簡介中標有“普拉提職業資格認證”、“有氧搏擊操職業資格認證”等,僅有兩名教練在2017年8月17日更新的簡介中,寫有“國職初級教練員”、“國家職業資格健身教練”。

 

記者致電國家體育總局人力資源開發中心,工作人員表示,今年6月以前,健身教練可報考國家職業資格證書,但只是作為技能水平的評價,不是作為從業上崗必須要拿到的證書,沒有強制性要求。除此證書之外,其他的職業資格認證都屬于市場化培訓認證。

 

8月12日,記者致電該訓練營官網電話,一名工作人員表示,訓練營已停業,“不干了,工作人員都辭職了?!?/p>

 

 

編輯 劉倩

校對 劉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