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訊(記者劉洋 蘇季)自從812日傳出華爾街英語將宣布破產的消息后,連日來,不斷有學員建立維權群尋找退費的途徑。今日(814日),多名華爾街英語員工向新京報記者證實,公司已欠薪數月,目前無法聯系上公司高層負責人,員工們也在維權。北京市常鴻律師事務所彭艷軍律師表示,不論機構是否進入破產程序,建議維權人員如果與華爾街英語協商不成盡快走民事訴訟程序。

 

8月13日,華爾街英語國貿校區停業,商城貼出停業通知。圖/新京報記者 蘇季


已有6000多名學員登記維權,其中半數以上貸款支付學費


我們現在的維權渠道分為兩種,一部分剛交錢的學員去派出所報案,老學員到朝陽法院登記立案。今天,一名負責維權的學員張輝(化名)告訴記者,目前學員們建立了3、4個維權群,正在統計被欠費學員的人數和合同金額,便于尋找律師走法律途徑維權。

 

學員到派出所填寫的信息表。受訪者供圖


814日下午,張輝給記者提供了維權志愿者對各地華爾街英語學員的統計情況,截至814日中午12點,有6000多名學員參與登記,涉及的合同金額超4.8億元。但她強調,目前只是由學員自主填寫相關情況,還未到收集證據階段。

 

20186月,張輝在華爾街英語清華科技園中心繳納6萬余元學費,學時共3年。她稱這三年來,被以各種形式轉到不同門店學習,且以各種理由不退費。比如,2018年年底,清華科技園中心以物業不再續租為由,將她轉入上地中心學習。2020年疫情暴發后,上地中心也于同年6月關停,她又被轉入中關村的門店學習。今年4月,中關村門店也關停,她的學籍又被轉到王府井門店,今年6月,被告知要轉到大望路門店。

 

其間我一直要求退還剩余費用,但被以各種理由搪塞,直到813日看到新聞,才知道華爾街英語要宣布破產,在維權群里,我還不是損失最嚴重的,有的人學費貸款還沒還完。張輝說。

 

采訪中,不少維權學員反映,購課時銷售人員會推薦大家通過第三方機構貸款交費。張輝說,在上述的統計中,52%的學員稱是通過銀行或金融平臺貸款的方式支付的學費。一旦華爾街破產,他們將面臨幾萬到十余萬不等的損失,對于這群渴望學習英語的成年人特別是年輕人而言,無疑將是一次巨大打擊。張輝說,她貸款的5萬余元學費已經于今年6月還完,而有的學員6、7月才貸款交費,現在不能上課,但貸款還得還。

 

學員貸款五萬余元交學費。受訪者供圖


學員李艾(化名)剛于730日刷信用卡貸款了9.7萬元在華爾街英語崇文門中心購買了兩年的課時,上周還正常上了一節在線外教一對一課程,昨天就被老師通知門店關停,如今每月還要按期償還近5000元的貸款。

 

北京多家校區已停業,員工稱被拖欠工資

 

813日,記者現場探訪發現,位于北京市朝陽區的華爾街英語國貿校區正式停業。國貿商城內一名工作人員介紹,自從疫情發生以來,華爾街英語的這一校區就很少有學員出現,但有員工值班,812日還有員工在崗。

 

通知來得很突然,受訪的華爾街英語工作人員均表示,812日收到領導消息稱公司下周要宣布破產,讓趕緊辦理離職,我們知道消息的時間只比網上的新聞早一個小時。

 

8月13日,華爾街英語藍色港灣校區大門緊閉。圖/新京報記者 蘇季


記者探訪還發現,同樣位于朝陽區的華爾街英語藍色港灣校區則已閉店數月。該校區于201511月作為華爾街英語全球首家全新設計的學習中心投入使用。據華爾街英語藍色港灣校區附近商戶介紹,該校區關閉約有4、5個月時間,其間不時有人來看店鋪。

 

華爾街英語的員工也在走維權程序。頤堤港中心的一位員工說,813日,北京市朝陽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院還特別開了一個窗口處理華爾街英語員工的仲裁手續。崇文門中心副校長林女士告訴記者,812日下午,校長說華爾街英語可能要破產,無法聯系到高層。截至記者發稿時,該門店校長未接聽記者電話。

 

不僅欠薪,連生育津貼也沒有給我們。”一位女性員工說,812日,突然被告知門店校長已離職,之后就再也聯系不上該校長,現在有一部分哺乳期和產假期的員工在維權要求補發生育津貼。

 

員工稱7月30日收到的郵件還說要扛過去,但稱高管如今已聯系不上。受訪者供圖  


我們昨天到社保局詢問才知道,7月的社保還沒交,很擔心交不上,華爾街英語培訓有限公司市場部的王華(化名)稱,“812日,市場部楊經理向員工傳達下周四會宣布破產,讓員工盡快辦理離職,但很多人選擇等說法。

 

7月底仍在推銷課程,部分新學員已報警

 

消息來得非常突然。學員們幾乎在813日上午收到了各個門店老師的通知,老師們稱自己也是突然被告知要辦離職手續,并給了學員一個官方郵箱,讓學員們提交退款申請,但學員們稱在提交后并沒有收到任何退款通知。

 

感覺被欺騙了。李艾說,后續和門店銷售老師溝通退費時,才被告知老師們也被欠薪3個多月,“730日在勸我買課的時候什么都沒說,自己公司什么情況沒有數嗎?”814日,李艾趕到崇文門派出所報警,她稱現場還看到了不少前來報警的華爾街英語的學員,警員讓她留下電話和身份信息,后續如有進展會通知她。

 

814日上午,新京報記者致電崇文門派出所詢問情況,接線警員表示目前確實在統計維權學員的情況,學員可以帶著身份證件和證據到該派出所進行登記,也可以到華爾街英語北京總部所在的朝陽分局建外派出所登記,其未透露目前登記的學員數量以及金額。

 

記者了解到730日晚上,公司還給員工發了郵件,稱創始人正在安排短期融資以支付工資。我們相信,我們將回到正軌,并在8月初恢復正常表現。

 

為何這種情況還在繼續吸納學員?上述副校長林女士表示,確實從今年4月起包括自己在內的員工已被欠薪,但當時沒有任何有關公司要破產的消息傳出,大家還在按公司要求吸納新學員,就是正常工作,從來沒想過公司會倒閉,因為疫情期間也有段時間被降薪、欠薪,但后來該發的工資也發了,老員工都相信公司,在等著。

 

頤堤港中心門店的一位員工表示,公司一直在給大家畫大餅,多次通過領導層向員工傳達公司正在融資的消息,促使老師們繼續維系學員。

 


員工告知學員已遭遇多月欠薪。受訪者供圖


律師建議學員盡快提起民事訴訟確認債權

 

如果有證據證明華爾街英語是以預收款消費模式,詐騙消費者,進而達到聚斂錢財的目的,且數額較大的,則符合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用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數額較大的公私財物的行為的情形,就涉嫌構成詐騙罪,依法要承擔刑事責任。北京市常鴻律師事務所彭艷軍律師建議,無論華爾街英語是否倒閉,學員都應盡快和華爾街英語協商退費,爭取形成書面的退費協議,特別是要將退費金額加以明確,如果協商不成,應盡快提起民事訴訟。員工也應通過勞動仲裁的方式確認法律關系。

 

彭艷軍解釋道,如果后期華爾街英語進入破產程序,學員可以以債權人身份向破產管理人申報債權的,但破產管理人未必完全了解之前的經營情況,缺乏一手的資料信息,可能無法予以確認該債權,若破產管理人對申報的債權不予確認,學員還需要向法院提起破產債權確認之訴。

 

學員稱如今網課已打不開。受訪者供圖


預收款消費模式產生糾紛后,消費者怎樣挽回損失?彭艷軍提示,按照法律規定,經營者以預收款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務的,應當按照約定提供。未按照約定提供的,應當按照消費者的要求履行約定或者退回預付款;并應當承擔預付款的利息、消費者必須支付的合理費用。

    

對于有些學員以貸款方式繳納學費的問題,彭艷軍建議,學員應歸還貸款,因為貸款行為涉及另外的合同主體和法律關系,與華爾街英語的糾紛無關。

 

天眼查顯示,北京華爾街英語培訓中心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213日,主要經營范圍為英語職業培訓等。根據天眼查的信息,該公司有4位董事,董事長、法定代表人為西蒙尼。目前該公司因未執行12萬余元的判決金額,已經分別于720日、813日被天津市和平區人民法院定為強制執行被執行人。

 

截至記者發稿時,華爾街英語方面暫未回應。

 

記者 劉洋 蘇季 編輯 繆晨霞 校對 盧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