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7日消息稱,阿富汗副總統薩利赫帶隊抵抗塔利班,其麾下殘存的政府軍與民兵組織會師潘杰希爾山谷,并與塔利班展開激戰。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正當塔利班以驚人速度橫掃阿富汗籌建全國性政權之際,位于首都喀布爾以北150公里的潘杰希爾峽谷,卻又一次響起了抵抗的聲音。


8月17日,有消息稱,拒絕向塔利班投降的部分阿富汗政府軍正在前往潘杰希爾省途中,準備與當地的武裝力量一同抵抗塔利班。此前,阿富汗副總統阿姆魯拉·薩利赫也表示,自己將留在阿富汗,并呼吁國民加入抵抗塔利班的行動。


此后就有消息稱,薩利赫的部隊從塔利班手中奪回了位于喀布爾以北的帕爾旺省省會恰里卡爾,雙方目前正在潘杰希爾峽谷附近激戰。但另有消息稱,塔利班已重新控制恰里卡爾,此地連接著喀布爾與阿富汗北部最大城市馬扎里沙里夫的戰略公路。


消息的混亂本身,實際上已證明潘杰希爾省還沒有被納入塔利班的新秩序中。事實上,迄今為止,負責發布戰況的阿富汗塔利班發言人穆賈希德也沒有對外宣布控制了潘杰希爾省。幾經輪回,潘杰希爾再次成為了決定阿富汗未來的一個關鍵所在。


10張圖看懂阿富汗:山脈連綿地勢險要,民困國貧文化普及率低。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地勢險峻

歷史上的征服者都曾鎩羽而歸


潘杰希爾歷史上就是最后的“避難所”。


潘杰希爾有著名的潘杰希爾谷地。谷地全長100多公里,寬10余公里,能夠進出的通道只有兩條,以北面的進口薩朗隧道為主,但海拔高達3000多米,地勢險峻,易守難攻。


險要地勢強化了潘杰希爾的“安全系數”。歷史上到達過潘杰希爾的征服者,無論多么聲名顯赫,都曾在此鎩羽而歸。例如公元前4世紀的亞歷山大大帝、13世紀的蒙古大軍以及上世紀80年代的蘇聯軍隊。


塔利班1996年在阿富汗建政時,潘杰希爾也是阿富汗各類反塔利班武裝的最后避難所。他們主要包括艾哈邁德·沙阿·馬蘇德和拉巴尼領導的塔吉克族人武裝,杜斯塔姆領導的烏茲別克族人武裝,哈利利領導的哈扎拉族人武裝,以及部分與塔利班同族的普什圖人。


這些反塔利班武裝,聯合建立了“拯救阿富汗伊斯蘭聯合陣線”,由于其勢力范圍基本集中在阿富汗北部,因此被稱作“北方聯盟”。


塔利班執政時曾攻打了5年潘杰希爾的北方聯盟,但無功而返。2001年美國發動阿富汗戰爭以后,聯合了北方聯盟,最終把塔利班驅逐到山區沉寂了20年,直到今年卷土重來。


雖然北方聯盟與塔利班不對付,但在近期塔利班的全國攻勢中,原來隸屬北方聯盟的不少武裝也紛紛倒戈。但是,屬于潘杰希爾土著的塔吉克族人武裝是個例外。原因只有一個:他們當中誕生過阿富汗最杰出的游擊戰士艾哈邁德·沙阿·馬蘇德,組織的凝聚力與其他武裝不同。


20年后再度控制阿富汗:“塔利班”究竟是個什么組織?新京報動新聞出品

余威猶在

“潘杰希爾雄獅”聲望無人可比


艾哈邁德·沙阿·馬蘇德,是阿富汗民眾心目中的民族英雄,也是四分五裂的阿富汗承認的“國家符號”。


馬蘇德1979年因反對當時的親蘇聯政權揭竿而起。最初只有30人17桿槍,但他很快就控制了潘杰希爾谷地。


1980年蘇聯入侵阿富汗后,意識到控制不了潘杰希爾谷地就不能算控制了阿富汗,因此對潘杰希爾谷地發動了多次大規模進攻。


當時阿富汗各派成立了圣戰者同盟,但領導人多居住在巴基斯坦、伊朗等地遙控指揮,只有馬蘇德堅守在潘杰希爾谷地,以游擊戰術對付蘇軍,并頻頻在薩朗山口設伏,給蘇軍制造了重大傷亡。


1982年,蘇軍出動12000人和上百架武裝直升機,在潘杰希爾山谷與馬蘇德兩次交戰,但除了付出3000人傷亡的代價,臨時占領谷地外一無所得。許多阿富汗偽軍反而向馬蘇德投誠。


與蘇軍的游擊戰提升了馬蘇德的聲望。到1982年時,阿富汗北方12省的抵抗武裝已服從于馬蘇德領導,到1989年蘇聯撤軍時,其軍隊已發展到1.3萬人,成為阿富汗最大的反蘇武裝,被美國媒體稱作“打贏冷戰的阿富汗人”。


“潘杰希爾”在當地語中是“五只獅子”的意思,指的是歷史上曾統治這里的五兄弟。馬蘇德因此也獲得了“潘杰希爾雄獅”的稱號。


馬蘇德還具有較為現代的觀念。他反對童婚、支持女性權利,并想辦法為民眾提供醫療、教育。


值得注意的是,馬蘇德在抵抗蘇軍的戰爭中,獲得的美援很少。當時美援大都交給了普什圖人武裝。這是后來阿富汗各派力量對比向普什圖人武裝傾斜的原因之一。


馬蘇德一生中躲過了來自蘇聯和塔利班的無數次暗殺,但在2001年“9·11”事件前兩天, 2名偽裝成記者的基地組織刺客在采訪他時引爆了攝像機里的炸藥,馬蘇德不治身亡。有分析認為塔利班與此事件有關。


馬蘇德在潘杰希爾省的聲望至今無人可比,加之其遇刺身亡事件被認為與塔利班有關,這大概是今天潘杰希爾省拒不向其屈服的深層原因。


戰爭不斷的阿富汗,20年間發生了什么?4分鐘動畫梳理。新京報動新聞出品

充滿變數

潘杰希爾能否抵抗到底尚未知


有報道稱,馬蘇德的長子小馬蘇德已飛往潘杰希爾省。此外,宣布與塔利班周旋到底的阿富汗副總統薩利赫,顯然也在潘杰希爾。


薩利赫本來就是來自潘杰希爾的塔吉克人,曾在老馬蘇德麾下戰斗過,深受老馬蘇德青睞。老馬蘇德把他培養成了北方聯盟的對外聯絡官,直至當了副總統。


還有消息說,北方聯盟的旗幟已在潘杰希爾重新升起。這是2001年以來的第一次。


在老馬蘇德精神下,以塔吉克人武裝為首的反塔利班勢力雖有再次聚集之勢,但以潘杰希爾一省之力能抵抗塔利班多久,目前還是未知數。


潘杰希爾控制區域面積不過兩萬平方公里,人口不足百萬,能夠聚集的兵力在1萬人左右。而塔利班擁兵7萬人以上,且剛剛接收了大批美國軍火。


此外,老馬蘇德反蘇游擊戰時,雖然得到的援助較少,但畢竟能夠獲得外部世界的人力和物資支援,而現在,國際社會正在審慎評估塔利班的變化,不可能公然與塔利班交惡援助潘杰希爾。


老馬蘇德的故事說明,戰斗意志更為重要,但薩利赫和小馬蘇德能否達成共識,目前還未可知。從已知信息看,薩利赫態度堅決,不會與塔利班談判,而小馬蘇德則態度較為靈活。


此外,新加入的其他武裝力量的態度,也將決定潘杰希爾能否成為抵抗塔利班的長期堡壘。


上世紀80年代,潘杰希爾曾因老馬蘇德的存在為世界矚目,如今,潘杰希爾再次成了決定阿富汗未來走向的最值得關注的地方。


特約撰稿人 | 徐立凡(專欄作家)

編輯 | 何睿
校對 | 劉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