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改關乎全民生命健康。我國于2009年啟動新一輪醫改,至今已有12年。這期間,從農村到城市,從基層醫療機構到大型公立醫院,無不迎來巨大變化,也不斷面對新的挑戰與追問。

 

醫改12年,最初的目標實現了嗎?下一步的重點是什么?因新冠疫情備受關注的公共衛生體系,又該如何改革?

 

近日,清華大學萬科公共衛生與健康學院常務副院長梁萬年接受新京報專訪,詳解新醫改。

 

清華大學萬科公共衛生與健康學院常務副院長梁萬年。受訪者供圖


醫改理念不斷更新 既定目標逐步實現

 

新京報:擔任了多年國家衛計委/衛健委體改司司長,是新醫改的實操者。今年新醫改12,你怎么看待改革效果?

 

梁萬年:新一輪醫改2009年開始,當年出臺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意見》中明確了醫改的戰略目標,包括到2020年基本建立覆蓋城鄉居民的基本醫療衛生制度、人人享有基本醫療衛生服務等?,F在看,規劃到2020年的任務是基本達成的,中國的醫改既定目標在逐步實現。

 

醫改是世界性難題,而中國醫改受到國際社會的認可。我們在短時間內建起了全世界最大的醫保網絡,多年來覆蓋率一直維持在95%以上的水平,這意味著中國的老百姓不管是什么身份,都能享有醫保報銷;基層能力薄弱、區域不平衡是世界性難題,我們探索出了許多重要經驗,大大提高了基層醫療服務的質量與可及性。

 

新京報:新醫改經歷了哪些重要階段?

 

梁萬年:醫改前一階段的改革,主要是以?;緸橹饕蝿?,在四梁八柱”的框架下,重點解決醫療衛生體制機制的問題。這個階段,我們迅速擴大了醫保覆蓋面,進行了基層醫療機構綜合改革,同時也推進了包括縣級公立醫院和城市公立醫院在內的公立醫院綜合改革等,這些改革至今仍在深入之中。實踐證明,醫改方向正確、路徑清晰、措施得力、成效顯著。

 

2016年,全國衛生與健康大會召開,總書記提出,把人民健康放在優先發展戰略地位,改革從以疾病為中心,轉變為以健康為中心。會上指出,下一步醫改重點任務是構建五大基本醫療衛生制度,包括分級診療制度、現代醫院管理制度、全民醫保制度、藥品供應保障制度、綜合監管制度,這些是既往醫改成果的制度化,與前期醫改一脈相承。

 

2017年黨的十九大提出,進入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發生變化。在醫療衛生領域,表現為老百姓日益增長的多層次多樣化醫療需求和供應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提出構建優質高效的醫療衛生服務體系。如何進一步鞏固基本的體系制度,同時滿足多層次、多樣化的健康需求,擺在我們面前。

 

醫改不可能一蹴而就。的矛盾解決了,新的矛盾又會出現,之前解決問題的辦法,也可能成為將來改革的對象。改革永遠在路上。

 

新京報:下一步醫改重點是什么?

 

梁萬年:隨著“以疾病為中心轉為以健康為中心”“滿足多層次多樣化健康需求”等重要理念的更新,醫改將按照中央的要求進行深入。

 

分級診療要持續推進,這是實現“以健康為中心”最效率、最經濟的途徑。如何實現上下一本賬、一條心、一家人,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滿足多樣化健康需求,要構建一個內涵更為豐富的衛生健康體系,不僅僅是傳統的醫療衛生體系。在現有體系的基礎上,從上到下,都有延伸的空間。隨著人口老齡化的到來,康復、養老、長期護理,臨終關懷需要進一步完善;針對有特需服務需求的中產階級,美容、保健、抗衰、心理咨詢的服務有待布局。

 

借鑒三明經驗要因地制宜 不能照抄

 

新京報:公立醫院改革一直很受關注,是如何推進的?

 

梁萬年:公立醫院改革包括縣級公立醫院改革和城市公立醫院改革,從2010年開始試點。這個時間段,基層醫改推開,公益性得到強化的同時,出現了動力不足的問題,隨著醫保覆蓋面增加,老百姓醫療需求釋放,而基層沒有動力接診,大量病人就涌向縣級醫院,催生了縣級醫院擴張和對基層的虹吸,和改革初衷相悖,于是我們推開了縣級公立醫院改革。我們參考了很多地方經驗,包括陜西省的子長、神木等,2013年出臺了縣級醫院改革試點文件,2015年在全國推開。推開不等于完成,到今天為止,縣級醫院改革仍在進行。但改革框架很清晰,目標也很明確,縣級醫院要成為縣域龍頭,實現大病不出縣。

 

城市公立醫院改革試點從2010年開始,2017年全面推開。城市公立醫院改革的方向,是明確政府的投入責任,以確保公立醫院的公益性。在運行層面,取消藥品加成,構建可持續的運行機制,協調推進管理體制、醫療價格、人事薪酬、藥品流通、醫保支付方式等改革。其中很重要的一個經驗是三明醫改,這是在增量有限的背景下開展的存量改革,騰籠換鳥,也是醫改的“魂”。

 

新京報:三明經驗近年被多次要求推廣,你是第一個將其帶上全國層面的人,它解決了什么問題?

 

梁萬年:三明醫改,一方面改變既有的扭曲的價格體系和醫療行為,同時確保醫院維持運行,政府的投入和百姓的就醫負擔不加重。具體到做法上,醫院取消藥耗加成,提升勞動技術價格,實現收入平移;通過藥品“兩票制”,降低虛高價格;通過薪酬改革,斬斷灰色利益鏈等。

 

之前有人質疑三明醫改,說醫保、醫院、醫生、患者一起打麻將,4個人都贏了,這怎么可能?現實是少部分人的不正當利益被犧牲了,也就是藥品流通中的不正當溢價。醫保財政從中省下的錢,通過服務價格調整給到醫院,實現多方共贏。

 

新京報:不少業內人士認為,推廣三明經驗難度很大,你怎么看?

 

梁萬年:三明醫改是存量改革,存量改革是流血的,必然要犧牲一部分人的不正當利益,但各地應當充分認識到它的必要性。醫療領域信息高度不對稱,如果價格機制扭曲,醫療行為不可能正常,老百姓也不可能享受到高質量經濟的服務,改變這樣的現狀,是推廣三明的用意所在。

 

在具體實施中要明確,推廣三明不是照搬三明,而是學習三明改革的思維和路徑。不同地區,從醫院的用藥特點到醫保水平等都不一樣,改革一定要因地制宜。

 

完善現有公衛體系 要建立“大公衛”概念

 

新京報:新冠疫情激發了外界對于公共衛生體系改革的討論,怎么看待目前我國的公衛水平?

 

梁萬年:應該充分肯定我們的公衛體系在疫情中發揮的重要作用。我們能迅速查明病原、研發疫苗,公衛體系的作用不可替代。但也要充分認識到,公衛體系還存在很多問題,在體制、機制、能力、醫防結合等方面還有許多不適應現狀之處,需要進一步完善。

 

新京報:疾控的能力如何提升?

 

梁萬年:預防新冠肺炎這樣的重大流行病,關鍵是快速有效地進行監測,這依托疾控的專業能力,其中涉及實驗室建設等硬件配置,也涉及預測、預警能力,最重要的是人才隊伍建設。人才是科技創新的主體,過去做得不足,同樣是學醫,在疾控的收入、職業發展、社會地位都比不過進醫院,這樣怎么留住人呢?政策要給予傾斜,補齊短板。

 

新京報:公衛體系將來應如何完善?

 

梁萬年:公衛體系建設一定要有更廣闊的視野,要看到“大公衛”的含義,而不僅僅是衛生健康部門、疾控中心,如果局限于后者,公衛只會越做越小。

 

從專業上看,除了疾控,公共衛生也包括精神衛生、婦幼保健、采供血、急救等,這仍是狹義的概念。廣義的公衛,包括財政、發改、住建、環境、農業等影響人類健康的各個領域,不管是水資源供應、廁所衛生還是室內空氣質量,都與健康息息相關。這次疫情防控也能看出,公共衛生涉及各行各業的責任,光靠衛生部門是遠遠不夠的。

 

在投入方面,一方面要加強財政投入,另一方面公共衛生的籌資來源可以更豐富。公共衛生的經費目前由政府承擔,實際上,在民間需求量大的裝修、通風、除蟲等方面,公共衛生可以提供專業服務,也能增加一些社會投入。

 

【人物簡歷】


梁萬年,現任清華大學萬科公共衛生與健康學院常務副院長、清華大學萬科講席教授,國家衛生健康委疫情應對處置工作專家組組長、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冠肺炎疫情聯合考察組中方組長、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型冠狀病毒溯源研究聯合專家組中方組長、國家衛生健康委體制改革司原司長、國務院醫改辦原專職副主任。醫學博士,教授,博士生導師。


新京報記者 戴軒

編輯 樊一婧 校對 吳興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