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0日晚,國家主席習近平同德國總理默克爾通電話。

 

他表示,近年來,中德關系總體保持順利發展,各領域合作在疫情形勢下展現出強大韌性,給兩國人民帶來實實在在的獲得感。而中德關系之所以能取得巨大成就,根本原因在于雙方相互尊重、求同存異,注重合作共贏,推動優勢互補。

 

據央視新聞報道,這是新冠疫情暴發以來,習近平主席與默克爾總理的第6次雙邊通話、第10次線上溝通,在默克爾即將離任的背景下具有非凡的意義。

 

默克爾2005年上臺,至今已經16年。16年間,中德關系經歷了低谷、回暖、迅速發展等階段,到如今,已經成為全世界最重要的雙邊關系之一。16年間,默克爾12次到訪中國,足跡遍及中國大江南北,是訪華次數最多、最了解中國的西方領導人之一。


2010年7月17日,中國西安,德國總理默克爾參觀兵馬俑,慶祝自己的56歲生日。

 

如今,“默克爾時代”即將結束,誰將接任成為下一任德國總理目前仍存在變數。而中德關系的未來,也面臨著新的不確定性。

 

訪華12次,從“價值觀外交”到“務實外交”

 

默克爾的對華政策并非一開始就很友好。

 

2005年上臺之初,默克爾曾推行“價值觀外交”。她在2005年11月30日的《施政聲明》里曾寫道,“德國的外交政策和歐洲政策建立在價值觀之上,這是德國的利益政策”,強硬地將價值觀作為政府外交政策的指導原則。

 

2007年9月,默克爾甚至在總理府會見了十四世達賴喇嘛,受到中方嚴正抗議。中德關系由此陷入最低谷。

 

直到歐洲先后面臨金融危機和歐債危機,默克爾出于經濟利益考慮開始改善對華關系。此后,兩國關系逐漸回暖,經貿合作成為雙邊關系的主旋律,默克爾的對華政策也轉變為更加務實的外交政策。

 

2009年,中國成為德國最大的進口來源國。2010年,中德提升了戰略對話級別,建立了能源和環境合作伙伴關系。2011年,中德建立政府磋商機制,這是中國首次同外國政府建立此類機制。2014年,雙方將兩國關系提升為全方位戰略伙伴關系,進一步推動中德關系發展。2016年,中國首次成為德國最重要的貿易伙伴。

 

除經貿交往外,中德之間的文化、教育、科技交流也不斷深化。在國際事務上,中德也成為不可或缺的大國聲音。


當地時間2021年9月22日,德國柏林,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出席了全國大選前最后一次的德國聯邦政府每周內閣會議。圖/IC photo

 

同濟大學德國研究中心主任、德國研究所所長鄭春榮在接受新京報采訪時指出,默克爾任期內,中德關系取得高水平發展。尤其是隨著中國綜合國力的提升,西方對于中國的憂慮、防范增加,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德關系還是取得了非常矚目的發展,包括推動達成中歐投資協定等??梢哉f,默克爾將中德關系作為其任內的一個重要政治外交議程。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歐洲所研究員李超也對新京報記者指出,默克爾在任的16年間,中德關系取得了長足的發展。其中,默克爾個人的作用不容忽視。

 

首先,默克爾任內12次到訪中國,表明了她愿意了解中國的態度。默克爾的一個突出特點是務實,所以她雖然在意識形態上對中國仍有一些偏見,但仍然能夠務實地看待中國。她把利益和價值觀分得很清楚。分歧可以背后再談,但互利共贏的東西一定要得到保障。

 

正是基于這樣一種態度,她非常愿意來了解中國,每次訪問中國時除北京外,都會去一個地方城市。譬如她去安徽,看過貧困地區的發展狀況;去深圳,看到了高新技術、數字產業的發展。所以她對中國的了解是比較深刻的,還曾經直指西方人對中國存在偏見,認為中國的復興不是對西方的威脅。

 

有了深入的了解,她更能擺脫西方意識形態的影響,積極推動中德關系的發展、促進兩國合作。所以說,在默克爾的領導下,中德關系確實取得了很好的發展,可以說達到了歷史最好水平。

 

鄭春榮補充指出,德國是一個出口導向型國家,非常注重和其他國家的經貿合作,而中國是一個快速發展的經濟體,市場容量巨大,中德雙方有很強的互補性,這也是中德關系能夠較好發展的一個重要原因?!爸袊氖袌?、中國的經濟發展為德國提供了巨大的機遇,所以默克爾必須拋開價值觀外交,轉而推行務實的外交政策”。

 

大選過后,中德關系面臨新變數

 

2022年,中德將迎來建交50周年。而這一年,德國也將迎來一個沒有默克爾的新政府。分析認為,隨著默克爾離任,中德關系面臨著新的變數。

 

9月26日,德國將舉行聯邦議院選舉。根據當前的民調數據,中左翼社民黨有可能成為德國聯邦議院第一大黨,優先獲得組閣權。而默克爾所在的中右翼基民盟或將失去第一大黨的位置,甚至從執政黨位置上跌落,成為反對黨。

 

美國喬治城大學德國和歐洲政治教授Eric Langenbacher對新京報記者指出,目前來看,社民黨總理候選人肖爾茨最有可能成為下一任德國總理。但是,社民黨贏得第一大黨的位置后,也不得不再聯合兩個黨派組閣,屆時德國或將出現戰后歷史上第一個全國層面三黨聯合的政府。

 

Eric Langenbacher分析稱,德國大選后的組閣將非常艱難,可能將持續數月。而若是社民黨組閣,最有可能的組合是社民黨、綠黨和自由黨聯合組閣。但如果肖爾茨無法通過談判達成一致,組閣任務會交給第二大黨,即很可能是基民盟的拉舍特。拉舍特可能會希望組建一個聯盟黨、綠黨、自民黨聯盟。

 

因此,不管最終的主要執政黨是社民黨還是聯盟黨,綠黨和自民黨很可能都會加入執政聯盟。對此,鄭春榮指出,綠黨的對華政策比較激進,現任綠黨黨主席貝爾伯格曾多次發出對華強硬表態。自民黨的對華政策也不是很友好,可能會在人權問題、中國臺灣問題上制造麻煩。也因此,相比于現在的執政聯盟,下一屆德國政府中主張對華強硬的力量會上升,中德關系中的不確定性因素會增加。

 

李超也認為,默克爾離任,可能會對中德關系的發展帶來一些負面影響。因為新一批領導人對中國的了解沒有默克爾深刻,對華經驗也沒有默克爾豐富。但他也指出,這些都是可預見的,不必過于擔心?!懊恳粋€新的領導人了解中國、接觸中國都需要一個過程,只要中德能繼續保持密切互動,就可以摒除這種認知上的障礙”。

 

不過,李超認為,目前需要警惕的一點是,從全球層面來看,中歐關系遇冷、中美博弈加劇、大國關系交雜、意識形態以及經貿之爭上升,這些可能會側面影響到中德關系的發展。尤其是拜登政府上臺以來,不斷拉攏包括德國在內的盟友聯合開展對華競爭,可能會沖擊中德關系的發展。而此時德國又將出現政權更迭,因此下一階段的中德關系可能會產生一些波動。不過長遠來看,中德關系總的合作趨勢應該不會發生逆轉。

 

對于德國下一屆政府的對華政策,中國駐德國大使吳懇9月23日在中國駐漢堡總領館2021年線上國慶招待會上發表致辭時表示,無論德國大選后將是怎樣的執政組合,中國都將一如既往地視德國為重要的合作伙伴,同新一屆政府保持密切對話與合作。

 

他還指出,中方也期待新一屆政府能繼續奉行積極務實的對華合作政策,共同推動中德關系保持穩定深入的發展勢頭。

 

新京報記者 謝蓮

編輯 張磊 校對 吳興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