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秋糧豐收正當時,野豬肇事破壞莊稼的消息則屢見不鮮。面對這些特殊的肇事者,野生動物肇事責任險、農業保險如何發揮作用? 新京報記者就此采訪了中國農科院信息所農業風險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張峭,以及中國太平洋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農險市場發展總監姜滌、中國太平洋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政保部野責險項目經理孟永昌。


野豬肇事破壞莊稼的消息則屢見不鮮,面對這些特殊的肇事者,保險該如何買單?受訪者供圖

 

哪種保險能對野豬負責?

 

新京報:目前針對野豬破壞莊稼的情況,哪些保險適用?


張峭:農業保險一般針對自然災害、病蟲害、意外事件,但一些地方野豬等動物經常出沒,地方上可能就會將野生動物肇事等寫入相關條款,主要是看保險責任里邊要明確野豬肇事相關賠付條款。農業保險分為政策性險和商業險,我國自2007年起開始實施農業保險保費補貼政策,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政策性保險。目前全國范圍來看,政策保險當中,將野生動物肇事等寫入條款的情況并不普遍。商業險方面,野豬等動物侵害莊稼的事件時有發生,保險公司應將其寫入到條款當中。


孟永昌:從商業保險領域來講,目前,針對野豬等動物造成莊稼損害的情況,主要通過野生動物肇事公眾責任險進行賠償。

 

新京報:野生動物肇事險推廣情況如何?

 

張峭:目前一些地方已經開始將野生動物肇事險納入到政策險當中。例如日前浙江省寧波市寧??h正式啟動野生動物肇事保險,并將其納入寧??h政策性農業保險。

 

孟永昌:2009年公司首創了野生動物肇事公眾責任險,并在云南西雙版納率先落地。截止到目前,這個險種在云南省已經基本覆蓋。浙江、湖北一些地區也得到了一定的推廣。

 

不斷攀升野生動物肇事責任險需求

 

新京報:最近關于野豬侵犯農田的消息不斷傳出,相關保險業務需求量是否也在增加?

 

孟永昌:這是肯定的。近幾年全國范圍內收到的關于服務申請逐漸增多。一些地方政府意識到這個問題后,會主動聯系到我們,希望將野生動物肇事寫入條款或推出相關產品。比如之前備受關注的云南大象問題,當地其實早就意識到這個問題,所以很早就推出了相應的保險產品。但目前多數地方在落地這款保險的時候,其實面臨很多困難。

 

新京報:具體有哪些困難?

 

孟永昌:一方面缺乏綱領性的政策支持,地方政府層面即便想推行這款產品,但沒有政策資金。一些地方則提出希望保險公司提供更多事故預防服務,如加裝電子防護欄等,但這些同樣需要資金支持。另一方面,在出臺某款保險產品之前,需要先制定詳細的保險方案,這就需要政府有關部門出具詳細數據作為條款參考,用以佐證方案合理性。但目前全國缺少信息共享平臺,相關數據也是匱乏的。

 

新京報:野生動物肇事公眾責任險賠付率如何?


孟永昌:整體來看,賠付情況并不是很樂觀。隨著國家生態環境變好以及野生動物保護的嚴格實施,全國各地野豬逐漸增多,我們的出險率就隨之提升,但這就涉及到保費、保險定價問題。比如一個縣每年能拿出來100萬來買這個保險,過去每年只有三、四場事故,現在可能出十場甚至二三十場事故,那就沒辦法賠到150萬甚至200萬。

 

頂層設計亟待出臺

 

新京報:野生動物肇事險推行面臨哪些困境?


姜滌:野生動物肇事險的廣泛推廣還是需要國家政策層面給予一些支持。目前,更多的是地方政府、地方政策層面開展了一點相關業務,受制于地方財力的影響。但如果上升到更高層面去推廣這件事情的話,市場的空間就會比較大。是否可以從國家政策層面把保障體系建立起來?通過政策層面的一些制度安排,為農戶、農田提供這方面的一個風險保障。就大宗農作物風險來講,自然災害,包括病蟲害可能破壞的范圍與影響力是比較大的,野生動物肇事相對比較小眾,但野生動物會傷人,也會傷害農田,相關的風險與損失就擺在這里,如果能夠從政策層面去助推這項業務的發展,未來可以為農戶、農作物提供更良好的風險保障。

 

新京報記者 曹晶瑞

編輯 唐崢 校對 李世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