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每家每戶都有,我們這個村都應該改名叫‘腦中風村’了?!?/p>

 

10月13日早9點,十多名來自單縣萊河鎮周莊村的村民拿著戶口本,聚集在鎮衛生院便民服務站門口,一邊討論著為什么村里數百人都有“腦中風”的診療記錄,一邊等著查詢自己是否也有“腦中風”。

 

連續多天的村民排隊查詢是否“腦中風”,緣起于一例被拒的商業投保單。

 

今年7月底,與周莊相鄰的單縣崔口村村民陳士勇在單縣中心醫院做了闌尾炎手術,準備通過此前自己購買的商業保險進行索賠,因曾經診斷為“腦中風”被拒。

 

事后,陳士勇在萊河鎮衛生院查詢得知,自己曾在2019年至2020年間多次診斷為腦中風,就醫機構為崔口衛生室,陳士勇又查詢了家里人的醫保信息,“我們一家10口人全是腦中風”。

 

據央廣新聞報道,在山東菏澤單縣萊河鎮崔口村,大多數村民名下的城鄉居民醫保賬戶近五年來莫名出現多次腦中風的醫保結算記錄。

 

沒病成了腦中風的事,在崔口村傳開,沒多久附近的石海村、黃莊村、姜莊村等也相繼查出來沒病成了“腦中風”的情況。

 

單縣醫療保障局相關負責人稱,初步排查,崔口村2000多名村民名下的城鄉醫保都有這一情況,共涉及37000多條存在問題的醫保結算記錄,其他村莊的7個衛生室也存在類似情況。

 

針對這一情況,單縣醫療保障局局長吳鳳芝告訴新京報記者,出現與事實不符的疾病名稱或許是與早期使用的系統有關,可能是操作不當引起的,目前針對沒病顯示“腦中風”事件,及群眾反映涉嫌騙保的問題,單縣已聯合公安、衛健委等相關部門,成立調查小組。同時,也將對系統內不該出現的疾病名稱盡快上報菏澤市,為居民們消除影響。

 

10月15日,單縣相關部門向新京報記者發布了相關情況通報稱,接到群眾舉報后,縣委、縣政府高度重視,責成縣公安局、衛健局、醫保局、萊河鎮黨委政府等部門組成聯合調查組,進行深入調查。     


經調查,群眾疾病名稱被誤登記,系該村醫在診療錄入系統時未按照實際診療結果輸入病名,違規操作導致群眾誤解。目前,錯誤信息已經更正。


縣公安局在前期多次走訪調查核實的基礎上,已依法對萊河鎮崔口衛生室負責人朱某某進行傳喚,就門診統籌金使用是否合規問題開展調查取證等工作。目前,此案正在調查中。  


10月13日,周莊村村民們聚集在萊河鎮衛生院,探頭看向窗口里的電腦,等待查詢自己是否得了腦中風。 新京報記者 王瑞文 攝


保單索賠被拒:

莫須有的“腦中風”

 

兩個孫子出生后,為了補貼家用,陳士勇離開老家單縣,前往江蘇的船廠做打磨工。

 

今年5月,廠里有消息說要招一批工人去新加坡務工,待遇從優,為期3年。陳世勇向廠里負責招工事宜的經理報名后,就返鄉回家等待消息準備出國掙錢。

 

就在等待期間,陳士勇得了急性闌尾炎,在單縣中心醫院進行了闌尾炎手術,然后轉入萊河鎮衛生院治療。

 

“2018年后我就不在家,沒花過醫保里的錢,這次一生病,打了五天針,醫保賬戶里就沒錢了”。為了節省開支,陳士勇想到之前購買的一份商業保險,于是申請理賠。

 

8月24日,保險公司發送給陳士勇的短信顯示,陳士勇的索賠申請經審核,鑒于被投保人投保前診斷為腦中風,違反健康告知第4項,(目前或過往患有腦中風),公司對于此次賠償申請不承擔給付保險金的責任。此外,陳士勇的該份保單也因此退保。

 

正是這次被拒賠退保,陳士勇才知道自己曾被診斷為“腦中風”。

 

“腦中風很多都是嘴歪眼斜的,我身體挺好的,也從來沒得過這個病?!标愂坑抡f,他隨后在單縣醫保局進行查詢后發現,自己早在2016年2月25日就已經得了“腦中風”,此外,在2017年至2019年間,以“腦中風”為名稱的疾病診療記錄多達15條。

 

感到不對勁兒后,陳士勇將一家10口人的信息都進行了查詢,結果發現,一家人全是“腦中風”。二弟兩口子在陜西寶雞20多年,從來沒用過家里的醫保,系統里卻出現了以腦中風為病名的報銷。

 

陳士勇說,不光他因為“腦中風”無法出國務工,女兒想買商業保險,也買不成了。


萊河鎮衛生院。新京報記者 王瑞文 攝


排隊查病歷:

鎮衛生院成了村民“打卡地”

 

陳士勇家沒病查出“腦中風”的事,在村里傳開了。

 

今年國慶期間,不少外出打工的村民回家過節,聽說了這事,也連忙去萊河鎮衛生院查詢。本該看病治療的鎮衛生院,如今成為村民們驗證是否有“腦中風”的打卡地。

 

查詢的結果讓村民們難以接受。

 

據村民統計的名單顯示,涉及錯診為“腦中風”事件的村民多達689名,“人數還一直在增加,這些都是查過有腦中風的?!?/p>

 

“幾乎每家每戶都有,我們這個村都應該改名叫腦中風村了?!贝迕駛冏h論起來。

 

村民陳士印告訴記者,母親孫富梅3月4日去世后,醫保里的錢卻被消費了,并且也查出來了“腦中風”疾病消費記錄,“母親一直跟我在城里生活,沒在崔口衛生室拿過藥?!?/p>

 

出現這一情況后,公安部門也介入調查,根據公安部門調取的消費記錄顯示:孫富梅去世后第2天起,出現了48條醫保報銷記錄,最后一條報銷記錄截止到6月24日,每次報銷的金額均在10元左右。


村民孫富梅在今年3月4日去世后第2天起,仍出現了48條醫保消費記錄。受訪者供圖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沒有在崔口衛生室看過病,但卻出現了與病名不符的醫保消費記錄的情況并非少數。

 

村民陳保瑞一家四口也都被標注成了腦中風疾病,多條消費記錄也均指向崔口衛生室,但他提出,一家人很少前往崔口衛生室拿藥,“我們住在南城這邊,都是在藥店拿藥?!?/p>

 

今年7月,陳保瑞的女兒曾在崔口衛生室拿了一卷醫用膠布,用2元現金支付。但據他打印出來的醫保報銷記錄顯示:在2017年7月,其女兒曾有過3次消費記錄,并且均有醫保統籌支付總額與個人負擔金額數據。


陳士勇因為有過腦中風的診斷記錄導致保單被拒后,村民們都開始擔心,被冠上不屬于自己的疾病名稱后,未來是否會有其他未知隱患。

 

村民江華的兒子在2017年5月出生,查詢后的記錄讓她又氣又惱,“2018年9月18日,就有一條腦中風的結算記錄,這時候我孩子才1歲3個月?!?/p>

 

江華提到,兩個兒子的戶口并非屬于萊河鎮,也從未在崔口衛生室拿過藥,“但腦中風的信息卻被崔口衛生室錄入進去了?!边@讓作為母親的江華十分擔憂,“孩子剛上幼兒園,不知道這個信息會不會影響孩子未來升學就業啥的?!?/p>


村民江華的兒子在2017年5月出生,經過查詢后她發現在2018年9月18日,剛剛一歲多的孩子就已經出現了腦中風結算記錄。新京報記者 王瑞文 攝

 

“腦中風”診療記錄:

3萬余條多出自同一村衛生室

 

陳士勇提到,事情發生后,他向萊河鎮衛生院和單縣醫保局都反映了這事,今年8月,萊河鎮衛生院副院長董強和大隊書記一起同他協商此事,“拿了2萬塊錢,想私了,我沒同意?!?/p>

 

萊河鎮衛生院副院長董強告訴新京報記者,得知此事后,他們也和單縣醫保局做了溝通,現在當地已經成立調查組。

 

一份9月18日的通話錄音顯示,董強回復稱,事情發生后,已經讓萊河鎮衛生院對崔口衛生室進行了處理,并內部通報?!搬t保局介入了病名清單,開始排查調查,涉及的行政村共有2500人,把底單調出來。朱愛菊(崔口衛生室村醫)也要移交公安機關?!?/p>

 

記者獲取的近40份材料證據顯示,大部分被冠以腦中風疾病的門診記錄多發生2016年至2019年間,就診醫療機構多指向崔口衛生室。

 

10月13日,崔口衛生室法人代表劉福華向新京報記者介紹,從2008年實行新型農村合作醫療起,崔口衛生室進行人員整合,共有工作人員6名,自己任所長。后來衛生室效益不好,自己外出打工,衛生室實際的工作人員,就剩妻子朱愛菊一人。

 

劉福華表明,在得知有村民在衛生室看病成“腦中風”后,他們立馬上報萊河鎮衛生院,進行排查,“我們一家三口也是腦中風?!?/p>

 

劉福華從單縣醫保局獲取的一份《有關疾病情況記錄》表顯示,經過統計,當地以腦中風疾病名稱購藥的信息多達37567條,絕大多數不符。

 

對于操作系統出現錯誤的問題,劉福華予以否認。他提出,此前開藥時,都是輸入藥品名稱即可,村衛生室的電腦根本看不到疾病名稱。


劉福華從單縣醫保局獲取的一份《有關疾病情況記錄》表顯示,經過統計,當地以腦中風疾病名稱購藥的信息多達37567條,絕大多數不符。 受訪者供圖


劉福華發給記者的一份由朱愛菊陳述的材料中提到,朱愛菊在日常接診時,她需要把開的處方對應的藥上傳到系統備案,該系統甚至是配置電腦都是由萊河衛生院提供的,在剛開始普及使用時并未經過系統培訓。該系統操作簡單,只需要錄入身份信息和藥品即可,因此不存在操作失誤的可能。

 

朱愛菊在上述材料中陳述,此前在詢問醫保局專業技術人員時,他們也無法給出一個明確答復,只是懷疑系統出現漏洞,將上傳藥品胡亂匹配到“腦中風”形成默認診斷。

 

從2020年至今,異常顯示腦中風的狀況已消失,對此,朱愛菊懷疑,可能是在系統升級中將該漏洞修復了,“雖然系統一直在升級,但是操作流程沒有變化,我一直是按常規流程操作的,這就更排除了因操作失誤而導致本次事件發生的可能?!?/p>

 

村醫違規疑云:

公安機關介入騙保調查

 

不過陳士勇質疑,崔口衛生室在村民們不知情的情況下開出了藥品和消費記錄,這是在套取國家的醫?;?,是騙保行為,而萊河鎮衛生院作為衛生室的直接管理者,沒有盡到相應的責任。

 

除了“腦中風”,當地另一衛生室,陳李莊衛生室還出現了沒病成器官移植患者的案例。


有村民查詢后發現,自己不光有腦中風,在2017年7月8日,還莫名成了器官移植患者。 受訪者供圖


一名菏澤當地的村衛生室負責人告訴記者,按照規定,衛生室醫生通過醫保系統進行開藥拿藥,在管理審核上相對嚴格,藥品和疾病名稱要相符,診斷也必須要按照實際情況,并且他們開具的處方也需要經過醫保局審核,“如果不符或者瞎開藥,那就是騙保行為了,會被查的?!?/p>

 

上述負責人指出,現在醫保資金的監管嚴格,在菏澤當地很多衛生室都配備統一的網線和系統,實現了省市聯網,其所在的衛生室拿藥,必須本人使用,還安裝了人臉識別系統。

 

另一名常年在鄉鎮衛生院工作的醫生認為,病名寫錯出現在衛生室其實很常見,“一般都有省內統一的報銷系統,涉及衛生室和鄉鎮衛生院的醫保報銷費用,都是城鄉居民醫保中心結算的,只要他們不查,就沒事兒?!?/p>

 

但上述兩名醫生都指出,使用城鎮居民醫療保險的個人賬戶消費時,必須有確認環節,“這樣如果有套取國家醫?;鸬那闆r,排查起來也容易?!?/p>

 

對于崔口衛生室是否涉及騙保行為,10月12日,單縣醫保局局長吳鳳芝告訴新京報記者,針對村民反映的問題,他們第一時間做了系統內排查,并且讓萊河鎮衛生院進行自查,經統計,2015年至今,崔口衛生室的報銷總費用共38萬,“這對一個村衛生室來說,報銷金額并不高?!?/p>

 

對于沒病出現“腦中風”病名的問題,吳鳳芝說,經過初步調查發現,大部分腦中風記錄出現在崔口衛生室,其他衛生室出現這類情況的并不多,初步調查發現,可能是衛生室醫生朱愛菊對所用的系統并不熟悉,責任心不夠強,“拿藥的時候要輸入病名,才能開出處方,01代碼剛好是腦中風,可能是村醫圖省事,導致大量拿藥記錄均為腦中風?!?/p>

 

對于有村民出現沒病成器官移植患者的情況,吳鳳芝稱,目前正在對相關情況進行核查,對“腦中風”事件中群眾反映涉嫌騙保的情況,公安機關也已經介入調查。


腦中風事件發生后,萊河鎮崔口村衛生室已經停業。 新京報記者 王瑞文 攝


調查善后:

已修改與病情不符內容

 

單縣醫療保障局相關負責人稱,初步排查,崔口村2000多名村民名下的城鄉醫保都有這一情況,共涉及37000多條存在問題的醫保結算記錄。其他村莊的7個衛生室也存在類似情況。

 

針對疾病名稱不符的情況,單縣醫保局局長吳鳳芝表示,當地做了抽查后發現,30名曾以腦中風疾病購藥的患者,只有2人的病情真實。

 

針對3萬余條與事實不符的“腦中風”記錄,單縣醫保局已經連夜統計上報。單縣醫保局將從后臺提取涉及“腦中風”的信息進一步核實,修改與病情不符的內容,消除影響。

 

10月15日,單縣相關部門向新京報記者發布了相關情況通報,稱接到群眾舉報后,縣委、縣政府高度重視,責成縣公安局、衛健局、醫保局、萊河鎮黨委政府等部門組成聯合調查組,進行深入調查。     

 

經調查,群眾疾病名稱被誤登記,系該村醫在診療錄入系統時未按照實際診療結果輸入病名,違規操作導致群眾誤解。目前,錯誤信息已經更正。

 

縣公安局在前期多次走訪調查核實的基礎上,已依法對萊河鎮崔口衛生室負責人朱某某進行傳喚,就門診統籌金使用是否合規問題開展調查取證等工作。目前,此案正在調查中。  

 

針對當地有村民出現沒病成器官移植患者的情況,通報未予提及。

 

10月16日,陳士勇告訴記者,目前他還沒去查詢自己的醫保檔案信息,也不知道關于“腦中風”的疾病記錄到底是刪除了,還是隱藏了。

 

如今陳士勇已經53歲,本來打算去新加坡再干三年,掙了錢,就回老家照顧兩個小孫子,享受天倫之樂。曾和他一起報名參加出國務工的同事們,在九月就已經出發,現在自己只能呆在老家,等待調查結果。

 

(文中江華、李麗、張紅為化名)

 


新京報記者 王瑞文 實習生 湯賽坤

編輯 甘浩

校對 吳興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