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億市值”鋰電巨頭國軒高科(證券代碼:002074.SZ)再面臨電池安全性問題指控。


11月28日晚,電單車PACK廠商安徽甌鵬動力科技有限公司(簡稱:“甌鵬動力”)召開“吹哨電池安全——國軒鋰電池疑似存質量缺陷說明會”。會上,甌鵬動力稱,國軒高科的產品存在疑似安全質量缺陷,去年11月份,公司使用了國軒高科的電芯原材料,造成工廠發生了電池爆燃和自燃事故,造成了非常大的損失,公司陷入瀕臨破產局面。


面對突如其來的指控,次日,國軒高科在官網作出回應否認了這一觀點。其提出,甌鵬公司曾向上游某廠家反饋稱,上述事故是因電池包保護板出現問題所致,而非國軒高科提供的電芯原材料問題。此外,回應還指出,甌鵬公司累計拖欠合肥國軒貨款 2000 余萬,公司已向法院提起訴訟。


11月29日晚,甌鵬動力再次通過網上發文作了進一步說明。目前,國軒高科尚未就此作出最新回應。


爭議背后究竟孰是孰非?11月30日,貝殼財經記者分別致電了甌鵬動力和國軒高科。甌鵬動力前總經理、委托發言人人林峰向記者表示,自去年11月份公司工廠火災事故后,他們通過第三方檢測證實了國軒高科電芯存在質量問題;至于其所欠國軒高科的2000萬元貨款問題,則是火災事故的那批貨的貨款,而國軒高科此前也并未討要貨款過。


“貨款和電池安全質量是兩碼事……好比買你的電冰箱出了問題,引起了火災,把我家燒得不成樣子,現在還向我要(冰箱)錢?!碑T鵬動力的委托律師王令向記者表示。


對于該說法,貝殼財經向國軒高科求證。國軒高科方面表示,相關回應以公司的公告回應為準,雙方糾紛問題目前正在走法律程序,目前沒有內容可以對媒體回應。


“一場電池大火”瀕臨破產


甌鵬一年后發聲:報告是國軒電芯問題


根據林峰等人敘述,結合甌鵬動力方面提供的材料,記者大致還原了整起事件的始末。


2020年11月11日凌晨,甌鵬動力一存放成品電池包的工廠突然發生了自燃,其后引起了爆炸,熊熊大火,在工廠有24小時人員守護的并第一時間報警的前提下,火勢依舊持續了數個小時,直到早上天亮才被撲滅。事故造成工廠內幾乎所有物品被燒毀,甌鵬動力因之瀕臨破產,其間大量人才出走,至于火災現場至今仍在保留著。


事實上,火災事故發生之前,甌鵬動力已經知道國軒高科提供的部分電芯產品存在安全質量問題(包含電芯漏液、防爆閥失效)。但直到火災發生后,甌鵬動力都不能確定國軒的該款產品質量問題是不是偶發的。直到今年另一起大火災事故后,甌鵬動力認為國軒高科該款電芯可能存在普遍性的質量問題,于是開始搜集證據,并在5月份送了樣品去第三方機構檢驗。


“事故之前,國軒高科一直強調自己電池只是偶發問題,我們也以為是個體性問題。后來到了今年4月份另一起火災事故發生,其儲能電站與我們使用的都是國軒高科同類型電芯,我們意識到這可能不是一個偶然性、個體的事件?!绷址宸Q,甌鵬方面隨后自己找了第三方機構檢測,檢測結果證實國軒高科產品的確是出現問題。


律師王令則向記者提供了一份由上海機動車檢測認證中心出具的一份檢測報告,該報告落款日期為今年6月29日。檢測結果顯示,5月20日送檢的14個鋰離子蓄電池單體中,有2個試驗過程中發生了起火,另有一個不僅起火且發生爆炸,問題電池比例為3/14。



“我們先從1萬多套電芯中隨機抽取50套,檢測結構再從50套中選擇14套做實驗,最終實驗結果3組是不合格的。由此,我們認為不合格比例太高,(國軒高科的電芯)安全隱患較大”。


在檢測報告出來以后,甌鵬動力已經基本斷定國軒高科生產出的問題電池并非偶發性。而近日另一起火災爆炸調查結果出來,則更刺激了他們召開了11月28日的發布會。


“上周,另一起爆炸事件正式調查報告出來,我們注意到其中的一些細節,包括電池爆炸前后質量問題,包括描述關于冒煙的情況和我們火災以后一年調查實驗模擬的情況高度相似,但報告更多將原因歸咎于給人員管理不當問題上,我們認為這里面值得思考的深層次問題——是不是國軒高科的產品本身出了安全問題?!绷址宸Q,他們這才召開了上述發布會,意在敦促國軒高科對問題電池召回,以及引起全社會關注鋰電池安全質量問題。


林峰介紹,這款電芯名為“國軒15安時圓柱電芯”,據他了解是國軒高科的一款大批量出產的產品,不僅應用在類似H公司這樣的電單車品牌,在國內的一些新能源汽車品牌上都有廣泛應用。而在11月28日他們發聲之后,已經有新能源汽車企業表示,其產品也存在類似問題。


國軒15安時圓柱電芯(林峰供圖)


林峰還表示,火災現場至今仍保留著。王令提供的火災照片則顯示,火災之后,廠方內幾乎成一片廢墟。


合肥市包河區天津路的甌鵬工廠火災后。(律師王令供圖)


對方是“老賴”還是“吹哨人”


國軒高科曾在“自家電池問題”會議紀要上簽字,H公司又是?


作為800億市值的鋰電池巨頭,國軒高科的鋰電池電芯是否真的如甌鵬動力方面所述,存在較高比例安全質量問題?


在交談過程中,林峰還提到一個細節:在去年11月份工廠火災的大約兩周前,國軒高科的產品此前的確發生過漏液問題、防爆閥起不到防爆作用等,就此事,國軒高科與甌鵬動力的高層一起召開了對接會。會議紀要顯示:國軒高科產品的注液口處有漏液、高溫電池裂開防爆閥并未開啟等。下步計劃為國軒高科將故障件帶回分析,對已漏液電芯進行分析原因……


會議紀要顯示,2020年11月2日,國軒高科的人員楊建華在會議紀要上簽了字,國軒方面同參加會議并簽字的還有徐慶秋。


“我們等著國軒高科處理結果的,當時約定的整改期限是在11月底,結果11月11日,我們工廠著火了,我們也就再沒有等來國軒的整改跟責任認定。他們整體就比較冷漠了。我們后來也忙著處理事故、工廠重建,花了大半年時間,直到另一起火災事故發生,我們意識到國軒的產品問題可能是個普遍性的問題,才刺激我們追問真相?!?/p>


對于上述說法的真實性,貝殼財經記者致電國軒高科,其表示,公司方面正用法律的手段解決這件事,公司希望用理性方式解決這個問題,對于媒體問題暫不回應。當記者表示通過郵件方式發送問題時,其表示,公司方面正忙于起訴誹謗等問題,對郵件問題沒有時間回復,相關回應請關注公司最新公告。


貝殼財經注意到,11月29日,國軒高科曾在官網上對此事給出了簡要回應。


官網公告稱:“經過多次測試和驗證,甌鵬動力向H公司反饋,事故是因電池包保護板問題所致,該保護板由甌鵬公司向市場自行采購。其間,H公司多次督促甌鵬公司對返廠電池進行維修,均無果?!?/p>


H公司是誰?王令律師表示,因涉及保密協議,暫不能公開H公司名稱。林峰則透露,H公司是國內某頭部共享單車企業。


對于國軒高科提到“甌鵬動力向H公司反饋,事故是因電池包保護板問題所致”,林峰回應稱,公司初期確實反饋過懷疑其他零部件,但是經過最終實驗調查確認是電芯問題。


此外,國軒高科的說明中還指向了另一個問題——甌鵬動力拖欠國軒高科2000萬元貨款。


國軒高科在說明中指出:“截至目前,甌鵬動力累計拖欠合肥國軒貨款2000余萬元。針對甌鵬動力拖欠貨款及惡意詆毀我司產品的行為,我司已向法院提起訴訟,案件進展我司將適時對公眾披露?!?/p>


林峰則向貝殼財經記者表示,這2000萬元貨款是公司采購國軒高科那款發生火災電芯的尾款,甌鵬動力此前從未收到過國軒高科的催款通知,至今也尚未收到過訴訟通知。


“貨款和電池安全質量是兩碼事……好比買你的電冰箱出了問題,引起了火災,把我家燒得不成樣子,現在還向我要(冰箱)錢?!碑T鵬動力的委托律師王令向記者表示。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彭碩 編輯 陳莉 校對 劉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