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9日,在滿洲里市東山街道辦事處怡園社區府欣小區A區,工作人員運送物資。新華社記者 李志鵬 攝


近期,內蒙古滿洲里的疫情引發廣泛關注。


據央視新聞消息,12月1日0時至14時,內蒙古滿洲里新增本土確診病例12例。今天(12月1日)下午,內蒙古滿洲里市召開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介紹疫情防控最新進展情況。據通報,截至12月1日14時,內蒙古滿洲里市第三輪大規模核酸檢測已全部結束,共采集樣本164529人份,篩查出陽性57例,其中已確診17例,另40例待臨床復核確診,今日早8時,滿洲里市開展第四輪大規模核酸檢測工作,截至14時,已采集樣本135472人份,目前采樣工作正在有序開展。


國家衛生健康委疾控局二級巡視員崔鋼11月30日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介紹說,病毒基因組測序結果顯示,滿洲里本次疫情與既往本土疫情均無關聯,是一起新的境外輸入源頭引發的疫情。


經過大量走訪、調查、研判,綜合考慮國家疾控病毒檢測及基因測序情況,初步分析本次滿洲里疫情為境外入境貨物攜帶病毒,通過“人傳人、物傳人”方式導致疫情傳播擴散。


滿洲里此次疫情再次凸顯,外防輸入極為重要,如果稍有松弛,就有可能讓病毒長驅直入,在國內引發傳播。


從病毒源頭來看,目前還不能確認此次疫情病毒的生物學來源和具體來自何方。不過,2020年11月,滿洲里也曾發生過境外輸入病例。


時隔一年疫情又起,滿洲里本輪疫情有何特點?


蒙古國疫情較嚴峻但有緩解跡象


滿洲里作為歐亞陸路大通道上的重要樞紐,是中國最大的陸路口岸城市,位于內蒙古東北部,被譽為“東亞之窗”,承擔著中俄貿易65%以上的陸路運輸任務。


滿洲里西臨蒙古國、北接俄羅斯,是中國最大陸路口岸,這里的貨物交流頻繁,人員往來密集,最容易成為傳染病的集散地和傳播通道,甚至成為病毒變異的沃土。而且,當前蒙古國、俄羅斯的疫情都比較嚴重,這就對外防輸入提出了更大的挑戰。


根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HU CSSE)的數據,截至11月29日,蒙古國的累計確診病例為381528,死亡病例2003;疫苗全程接種(兩劑)人數2150479,約占總人口的67%。


由于疫苗接種的加強,蒙古國內疫情目前開始出現緩解跡象,發病率和死亡率也只是緩慢增加。


不過,總體上來看,蒙古國疫情還是比較嚴峻。從2021年8月中旬以來,疫情在蒙古國首都烏蘭巴托和各省迅速蔓延,累計確診病例從8月底的20萬例增至9月底的30萬例僅用了1個月時間。


此外,蒙古國的醫療資源有限,床位和醫護人員短缺,目前僅有2萬多名患者住院治療,另有6.4萬多名患者只能在社區醫療機構指導下居家隔離治療。


不過,蒙古國也采取了一些應對措施,如在2021年10月1日至11月1日限制餐飲、服務業營業時間,在恢復線下教學的一些高校設立隔離觀察室等。


這些舉措加上疫苗接種,使得10月至11月蒙古國的病例只增加了約8萬人,與8-9月相比,疫情有所放緩。


俄羅斯疫情仍很嚴重


滿洲里北接俄羅斯。俄羅斯的疫情目前仍然較為嚴重。


▲2021年11月18日,在俄羅斯首都莫斯科,博物館工作人員掃描參觀者的二維碼。圖/新華社


截至11月29日,俄羅斯的累計確診病例為9436650,死亡病例為268705;疫苗全程接種(兩劑)人數為56353454,占總人口的38.4%。如果再考慮需要接種第三針加強針,俄羅斯的接種率更低。


盡管俄羅斯已研究出好幾款國產疫苗,但是人們的接種意愿不高,因此接種率還是偏低。


另一個方面,在俄羅斯一些地區,包括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人們的生活基本正常,企業基本可以照常營業。當然,一些地區限制參加大型公共活動,僅允許已接種疫苗、最近從新冠肺炎中康復或在過去72小時內核酸檢測為陰性的人進入劇院、餐館和其他場所。但是,這些措施不足以阻止病例增長。


俄羅斯目前是歐洲疫情最嚴重國家之一。


一些口岸城市疫情防控存在短板


內蒙古已經發生過多次境外疫情輸入,10月中旬的額濟納疫情就導致上百人感染。調查發現,當時這起疫情也是境外輸入源頭引起,引發疫情的病毒是德爾塔變異株。盡管疫情具體源頭尚不明確,但最初一些病例指向額濟納旗的策克口岸,有多名病例曾有策克口岸旅居史。


▲滿洲里口岸。新華社記者 彭源 攝


策克口岸與蒙古國南戈壁省西伯庫倫口岸對應,輻射蒙古國南戈壁、巴音洪格爾、戈壁阿爾泰、前杭蓋、后杭蓋五個畜產品、礦產品資源較為富集的省區。策克口岸是阿拉善盟對外開放的唯一國際通道,是內蒙古、陜、甘、寧、青五省區所共有的陸路口岸,同時也是內蒙古第三大口岸。


這也意味著與國外直接接壤的口岸是外防輸入的重要節點,尤其是與多個國家接壤的口岸,如滿洲里更需要繃緊外防輸入的弦。


滿洲里作為中國最大的陸路口岸城市,邊貿的繁榮帶來了人員的加速流動,雖然其常住人口約為15萬,但特殊的地理位置為滿洲里帶來了大量商人和游客。在疫情的形勢下,這也成為邊境城市的防控難點。


從去年11月至今,內蒙古滿洲里,黑龍江綏芬河、黑河,云南瑞麗等都反復遭遇疫情。各邊境城市也將“外防輸入”作為防控重點。


10月29日,呼倫貝爾還發布了《關于進一步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緊急通知》,嚴格加強邊境口岸及周邊區域管理。


國家衛生健康委疾控局二級巡視員崔鋼表示,近期中國暴發多起本土聚集性疫情,均是境外疫情經口岸城市輸入,暴露出一些口岸城市疫情防控還存在短板弱項。完善口岸城市疫情防控機制,健全疫情監測預警體系,嚴格入境人員和口岸高風險人員管理,以及加強冷鏈各環節防控,是當下疫情防控的重點。


特約撰稿人 | 張田勘

編輯 | 張笑緣

校對 | 吳興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