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8點見,多一點洞見。每天早晚8點與你準時相約,眺望更大的世界。


自11月27日以來,滿洲里疫情已涉及3省份5地、本土確診病例185例。近期,本土疫情多暴發于口岸城市,口岸疫情為何如此嚴重?


據滿洲里市初步分析,本次疫情為境外入境貨物攜帶病毒,通過“人傳人、物傳人”方式導致疫情傳播擴散。


自11月27日至12月1日,內蒙古自治區新增本土確診病例185例,無癥狀感染者3例。從“首發病例”流調情況來看,首次發現的3例陽性患者均為工人。2例為某公司裝卸工人、1例為某公司木材加工工人。


數據來源:內蒙古衛健委


滿洲里作為歐亞陸路大通道上的重要樞紐,是中國最大的陸路口岸城市,承擔著中俄貿易65%以上的陸路運輸任務。從地緣角度看,此次滿洲里疫情,有兩個國家值得關注,滿洲里西鄰蒙古國、北接俄羅斯。


國家衛生健康委疾控局二級巡視員崔鋼表示,近期中國暴發多起本土聚集性疫情,均是境外疫情經口岸城市輸入,暴露出一些口岸城市疫情防控還存在短板弱項。完善口岸城市疫情防控機制,健全疫情監測預警體系,嚴格入境人員和口岸高風險人員管理,以及加強冷鏈各環節防控,是當下疫情防控的重點。閱讀原文>>>




你在朋友圈見過這棵“東直門網紅樹”嗎?因為正好處于背景墻紅白兩色的交界處、樹的枝丫左右對稱,因而成了熱門拍照打卡地。



“網紅樹”位于北京東直門內大街一處很狹窄的人行道上,背面是地鐵施工地的墻。原本是紅色的左側背景墻已經被貼上了白色幕布和有關新冠疫苗接種、垃圾減量等知識的宣傳單。


家住東直門附近的胡女士介紹說,她每天去母親家都會經過這棵樹。上個星期就開始有人來拍這棵樹,“那時候還沒有這塊白布和宣傳單,有小姑娘在這擺姿勢拍。這兩天這棵樹好像火了,人多了,也開始有人管了。


2日中午,新京報記者在現場看到,“網紅樹”前的斑馬線上聚集了近十位拍照者,交通協管員在忙著疏散聚集的人群,維持秩序。一名簋街管委會的志愿者不斷提示每一位來拍照的人注意安全,不要站在馬路上。


在“網紅樹”前維持秩序的交通協管員告訴新京報記者,在這棵“網紅樹”火了以后,交警派交通協管員在“網紅樹”前的馬路上輪流值班,四到五個小時換班一次。該交通協管員表示,上午11點是這個位置陽光最好的時候,也是拍照人最多的時候,來拍照的人聚集在斑馬線上,車來車往有一定的安全隱患,他負責引導他們到人行道上去。 閱讀原文>>>




12月1日,歐盟正式宣布一項名為“全球門戶”的基礎設施計劃,涉及3000億歐元。外界認為,歐盟此舉是想加入全球基建競爭,與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競爭。



路透社消息顯示,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今年9月曾提出“全球門戶”計劃,涉及數字化、衛生、氣候、能源和運輸以及教育等領域?!叭蜷T戶”計劃將重點關注實體基礎設施建設,包括光纖電纜、清潔運輸走廊、清潔電力運輸線,以加強運輸和能源網絡建設。歐盟委員會將以贈款、貸款和擔保的形式進行投資,這部分基金將來自歐盟機構、成員國政府、歐盟金融機構和國家發展銀行。


美聯社報道顯示,日前,在被問到歐盟是否將以“全球門戶”計劃與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相抗衡時,歐盟委員會首席發言人回避了該問題?!拔覀兦宄刂?,基礎設施通信是現代生活的基本元素,因此歐盟委員會將致力于確保在這個領域與全球合作伙伴進行建設性合作?!?/p>


不過,歐洲知名智庫布魯蓋爾研究所副主任瑪莉亞·德梅齊(Maria Demertzis)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稱,“這一項目可以與中國投資項目共存。我非常不希望該項目將與中國抗衡作為目標,或被視作以此為目標。沒人會從中獲利?!?/p>


12月2日,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記者會。有記者提問,有分析稱“全球門戶”計劃是對“一帶一路”倡議的回應。發言人對此有何評論?汪文斌表示,中方歡迎一切幫助發展中國家建設基礎設施、促進共同發展的倡議。我們同時認為,不同的相關倡議之間不應該是相互替代、相互排斥的關系,而應該提倡兼容并蓄,溝通協調,形成合力。中歐雙方在互聯互通大方向上有著諸多的共識,完全可以形成互補,共同促進各國之間的互聯互通和全球可持續發展。閱讀原文>>>




近日,安徽蕪湖一外賣騎手被點差評而產生報復心理,在顧客的麻辣燙中小便。此事一出,立刻引發網友的恐懼和熱議。外賣食品安全如何保障?消費者的“差評權”如何捍衛?



12月1日晚,記者從蕪湖警方獲悉,該外賣騎手已被處以行政拘留14天的處罰。相關平臺回應稱,此事已有專人進行處理,具體的處理情況稍后可能會公布。針對類似的惡劣情況,會考慮和騎手解除合作。


外賣騎手居然采取如此惡心和瘋狂的方式報復用戶,可謂罕見。這起事件,無論對受害者還是其他普通人,都造成了很大的震撼,許多人看完視頻后的第一反應是:再也不敢點外賣了。


外賣騎手報復顧客差評,已經發生多次。這樣的狀況,背后有著多重原因。


外賣平臺的算法機制,優先考慮的是效率。眾多外賣騎手的工作仍然處于高度緊繃的狀態,一旦出了問題,他們往往替平臺“背鍋”,因而很容易與用戶發生矛盾和沖突。


還有,涉事外賣騎手是如何得知打差評用戶的隱私信息的?相關外賣平臺對于用戶評價,有沒有落實嚴格的匿名管理,恐怕是一個大大的問號。


外賣平臺評價機制本身,同樣值得反思。差評在騎手工作考核中,占有很高的權重,給他們很大的壓力。一些消費者給予外賣騎手的評價,往往有著情緒化的成分,外賣騎手因此有苦難言。


一個行業的健康發展,必須捍衛消費者的“差評權”。在平臺管理中,保護消費者并兼顧外賣騎手的權益,最大限度化解矛盾沖突的發生,理應是外賣平臺努力的方向。閱讀原文>>>




12月2日,#蒙牛創始人牛根生退出蒙牛#的話題引發廣泛關注。41歲創立蒙牛,從一間53平米的出租屋起步,牛根生不僅代表著草根創業的神話,也代表著中國乳業的崛起。



截至12月2日午間,熱搜話題#蒙牛創始人牛根生退出蒙牛#閱讀次數達1.3億。


官方信息顯示,牛根生本次離職是因為退休,此后,他計劃將更多時間投入慈善工作。


牛根生1958年出生在中國北部內蒙古大草原的一個小村莊,因為家境貧困,出生不到一個月就賣給一戶姓牛的人家栽根立后,所以取名“根生”。據說當年他從鄉下被賣到城里僅值50元錢。


牛根生最早出現在資本市場時,是以伊利副總經理的身份。


1998年,牛根生離開了伊利,關于離開原因,坊間最多的猜測是“功高震主”。關于種種猜測,牛根生當時未曾正面回應,1999年,他創立了蒙牛。


當時,牛根生帶領幾個人在呼和浩特租下一間53平米的民房打出“蒙?!钡恼信?,出租屋里有“六張桌子、一張單人床、一張沙發、一個茶幾,都是從自己和朋友家里搬來的”,在“一無工廠、二無奶源、三無市場”的困境下開拓進取。


成立之初,蒙牛在全國乳業排名中位列第1116,經歷快速發展后于2001年排名進入全國前五。


雖然是在今年12月1日辭去在蒙牛的最后一份職務,但是,對很多蒙牛人而言,牛根生其實已經退居二線很久了。蒙牛2011年年報顯示,“牛根生已經辭任董事會主席職務,自2011年6月10日生效?!?/p>


反觀蒙牛乳業,近年來其業績與伊利差距明顯;2020年,蒙牛的業績更是出現了倒退。


昔日執蒙牛牛耳者徹底退出,乳業雙雄的逐鹿仍在繼續,業績不振的蒙牛如何再現火箭的速度? 閱讀原文>>>


編輯 李佳蓉 侯韻佳 校對 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