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8點見,多一點洞見。每天早晚8點與你準時相約,眺望更大的世界。


面對十二強賽中引發的種種爭議,李鐵“下課”可謂毫無懸念。


日前,李鐵向中國足球協會提出辭去中國國家男子足球隊主教練職務的請求。經中國足球協會研究決定,同意其辭職申請。經廣泛征求意見,中國足球協會研究決定,聘任李霄鵬擔任中國國家男子足球隊主教練職務。


李鐵接手國家隊的時機并不理想,即使前任是“銀狐”里皮,這位年輕土帥上任后的首要任務依然是收拾爛攤子——當他在2020年12月底的??趪痔柦叹殨h上立下確保40強賽出線的“軍令狀”時,敘利亞隊的領先優勢已經達到8分。這一背景下,中國足協在國足晉級12強賽后與李鐵團隊簽訂的5年長約并未受到質疑。



當國足進入12強賽這一更高級別賽事后,40強賽期間被模糊帶過的問題成為焦點。蔣光太與艾克森的主力地位未變,然而洛國富和阿蘭的作用未能發揮至最大化,首戰澳大利亞,他們甚至未能獲得出場機會;第5輪與阿曼交鋒,狀態正佳的洛國富和阿蘭才獲得首發機會,但李鐵在第67分鐘和第79分鐘將兩名入籍球員換下,最終先進一球的國足與對手1比1握手言和。這一換人決定不僅令球迷嘩然,業內人士也均表示"不理解"。


真正將李鐵推上風口浪尖的,是他在與澳大利亞賽后的“32分鐘輸出內容”和“微博帶貨”行為。在前一天自述困難后,國足主帥比賽第二天在個人社交平臺上發文感謝球員和工作團隊的努力,并稱自己“隨時做好出發到下一站的準備”。然而“九宮格配圖”中出現多個與其有合作關系的品牌海報,甚至有國家隊贊助商的競品廣告,被網友評價為“大型植入廣告現場”。盡管李鐵在引發爭議后刪除了部分配圖,但此舉顯然已嚴重違規。


歷任國足主帥都曾因戰績不佳被外界批評、質疑,但因爭議言論和逾規行為招致口誅筆伐,最終請辭下課的,李鐵是第一人。查看專題>>>




為守護自己的莊稼不被野豬肆虐,67歲的農婦吳青蓮孤身一人與野豬抗爭了7年。


窩棚歪斜、松垮地立在層層田地間。在這個由木條、竹片和廣告布、油布、防曬布潦草搭建的棚屋內,她一夜又一夜地暴露在山風和蜀地化不開的濕氣中。


時間變得晦暗不清,一些聲響分割著吳青蓮斷斷續續的睡眠。有時是灌進棚屋的風聲,打雷聲,砸向屋頂油布上的落雨聲。有時是懸掛在一南一北田地邊緣的兩個收音機滋滋哇哇的歌聲,風撞碎在鐵皮上發出的嘩啦聲。但能讓她徹底清醒,起身走向田地的,只有棚屋外急促的狗吠,和野豬奔跑喘息的哼哼聲。



站在窩棚向外看,除了吳青蓮的5畝莊稼地,便是層層疊疊圍繞田地的260公頃密林。野豬可能從西北方的鳳頭山山頂而來,也可能從南邊黃家壩的山腳而來。它們三三兩兩,成群結隊,壓垮玉米地、拱爛紅薯田、踩踏油菜和蘿卜地。


2019年3月,吳青蓮購買了一臺電野豬的設備,牽電網至田地邊緣進行打圍。一個月內,電死三頭野豬并售賣,觸犯了法律。2020年3月,巴中市巴州區人民法院以吳青蓮犯非法狩獵罪,判處拘役三個月,緩刑6個月。除了追繳違法所得1070元,同時賠償野生動物資源損失1500元。


在村里服緩刑的日子和已服刑期滿的現在,吳青蓮仍住在地頭窩棚內。這個身高1米5,體重80斤的瘦弱老人,仍戰戰兢兢地度過每個夜晚,依然在與體長超過1米5,體重超過兩百斤的野豬抗爭。閱讀全文>>>




12月3日,滴滴出行啟動在紐交所退市工作,此時距其赴美上市僅過去約5個月。


根據新華社10月報道,我國組織開展對滴滴、運滿滿、貨車幫、BOSS直聘等啟動網絡安全審查,有效防范采購活動、數據處理活動以及國外上市可能帶來的國家安全風險。


記者梳理看到,滴滴出行上市后股價經歷波動下行,7月6日跌破發行價,7月23日跌破10美元/ADS,此后徘徊在8美元/ADS。



7月2日,網絡安全審查辦公室按照《網絡安全審查辦法》,對“滴滴出行”實施網絡安全審查。為配合網絡安全審查工作,防范風險擴大,審查期間“滴滴出行”停止新用戶注冊。針對此次網絡安全審查,滴滴回應稱將積極配合。


兩天后的7月4日,“網信中國”微信公眾號稱,根據舉報,經檢測核實,“滴滴出行”App存在嚴重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問題。已通知應用商店下架“滴滴出行”App,要求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嚴格按照法律要求,參照國家有關標準,認真整改存在的問題,切實保障廣大用戶個人信息安全。


而在不久后的7月16日,國家網信辦會同公安部、國家安全部、自然資源部、交通運輸部、稅務總局、市場監管總局等部門聯合進駐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開展網絡安全審查。閱讀全文>>>




2021年國家醫保藥品目錄調整結果公布,此前廣受關注的“70萬一針”天價藥諾西那生鈉注射液赫然在列。


有專家認為,還從來沒有一款高值罕見病藥——年治療花費皆超過百萬元且需要患者終身使用的藥物——進入過醫保目錄,作為高值罕見病藥進醫保的開先河者,諾西那生鈉注射液醫保談判成功,對于臨床治療和產業發展,都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讓“天價藥”降價后進入醫保目錄,很多人對此并不看好。藥品研發成本不低,關鍵是,不少“天價藥”處于事實上的壟斷地位,藥企不愁賣,也就具備了不讓價的底氣。



在此輪藥品集采談判中,單價120萬元的天價抗癌藥阿基侖賽注射液雖然通過了初步審查,但并未進入醫保目錄談判環節,更讓民眾對“天價藥”入醫保不敢持過高的期待。但事實證明,再昂貴的藥價,也有讓它大幅跳水的可能。


我國人口基數龐大,藥品一旦進入醫保目錄,就會帶來可觀的市場銷量。因此在以量換價談判時,我們有足夠的底氣,讓進口藥在國內的價格不高于周邊國際市場、甚至獲得全球最低價。但前提是,市場需要用“鲇魚”來激活,只要尋找和培育強有力的競爭者,醫保談判將不再成為難事。閱讀全文>>>




近日,電視劇《當家主母》中一只白貓吃下“有毒”食物后死亡的片段備受爭議。


盡管攝制組多次發聲,表示小貓目前狀況良好,但仍然有不少網友質疑小貓受到傷害。隨后,又有網友爆料此前不少劇組出現對動物造成傷害的情況。


隨著公眾動物保護意識的增強,影視劇中的動物是否應該被更人道地對待,引起了更廣泛的關注。如何在劇作需要和動物保護之間取得平衡?在拍攝與動物相關的鏡頭時,是否還存在更靈活的方式?對此,新京報記者采訪了制片人及視覺特效等業內人士。



一位曾在多部影視劇作品中擔任導演、制片人等職的業內人士俞牧(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此前,她所在劇組使用過一只明星金毛犬,有一名培訓師全程跟組拍攝。在拍攝的過程中,培訓師也有嚴格要求,“比如我們拍攝動物時間太長,培訓師就會抗議,我們就不能拍攝?!?/p>


“以前社會對動物保護意識淡漠的時候,劇組可能會真的通過炸死或電擊動物等方式來呈現,這些行為很殘忍。但隨著人們道德水平和對動物保護意識的提升,這種行為已經被越來越多的人抵制?!北盔B視覺實體特效技術團隊董事長薛松表示,完成類似鏡頭時,實體模型技術可以代替活體動物來實現,“尤其是與演員交互動作的拍攝和動物死傷的表現?!?/p>


俞牧對記者表示,想要展現動物掙扎或受傷的場景,一些時候可以根據動物的個體習性,運用不傷害它的刺激方式。


“舉個例子,譬如這只貓怕水,你朝它噴一點點水,或許就可以捕捉到它掙扎的鏡頭?!?俞牧說,“不是說掙扎的畫面不能拍,重要的是畫面背后,施力者是誰、會讓動物受到什么樣的傷害?!?a href="http://www.logoproductexperts.com/detail/163845860314589.html" style="text-decoration: none">閱讀全文>>>



編輯 劉喆 魏冕 校對 吳興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