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8點見,多一點洞見。每天早晚8點與你準時相約,眺望更大的世界。


自12月1日以來,連續兩天內蒙古的新增本土確診病例均在呼倫貝爾滿洲里市。



11月30日的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介紹,疫情在滿洲里市已出現小范圍的家庭、居民小區和學校聚集性病例,當地疫情的社區傳播風險較高。據內蒙古衛健委消息,截至12月2日24時,滿洲里市現有本土確診病例已經突破200例。


滿洲里關聯疫情也蔓延至北京。12月2日晚,北京市海淀區發現1名哈爾濱市來京人員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經初步調查,該陽性人員常住哈爾濱市,11月26日與哈爾濱市確診病例在密閉空間有接觸,11月28日乘飛機從哈爾濱太平國際機場到達北京大興國際機場,在京暫住地為海淀區琨御府東區。


目前國外疫情高發,國內多地報告本土病例,并且近期南非首次檢測出一種新冠病毒變異株——奧密克戎。北京疫情防控形勢嚴峻復雜,市疾控中心發布提醒:相關人員請主動報備。


其中提到,與發布病例軌跡有交集人員,及11月26日(含)以來途經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香坊區、道外區;11月24日(含)以來途經內蒙古自治區通遼市科爾沁區;11月24日(含)以來途經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訥河市;11月22日(含)以來途經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區;11月21日(含)以來途經江蘇省徐州市銅山區、泉山區;11月17日(含)以來途經上海市黃浦區、青浦區、松江區;11月4日(含)以來途經內蒙古自治區呼倫貝爾市進返京人員,以及接到外省(市、縣、區)各級疾控中心電話告知的密切接觸者等風險人員要立即主動向社區、單位、賓館等報告,配合做好健康監測、核酸檢測等各項防控措施。閱讀全文>>>




“小群體”的曙光來了!12月3日,2021年國家醫保目錄調整結果官宣。有7款罕見病治療藥物進入此次醫保目錄之中,其中包括渤健的氨吡啶緩釋片和諾西那生鈉注射液。



數據顯示,此次共計74種藥品新增進入目錄,11種藥品被調出目錄。2021年國家醫保藥品目錄內藥品總數2860種,將于2022年1月1日執行。從談判結果看,最終94種藥品(目錄外67種,目錄內27種)談判成功,總體成功率80.34%。目錄外67種藥品平均降價61.71%。


正如同國家醫保局談判代表提到的“每一個小群體都不應該被放棄”,此次新納入藥品精準補齊腫瘤、慢性病、抗感染、罕見病、婦女兒童等用藥需求,共涉及21個臨床組別,患者受益面廣泛。


記者注意到,除此前因治療費用價格高而受到外界關注的諾西那生鈉注射液外,此次進入醫保的阿加糖酶α注射用濃溶液為治療法布雷病藥物,此前治療年費用同樣超過百萬元。


國家醫保局表示,在今年的調整過程中,我們嚴格把握藥品的經濟性,經初步測算,新增的74種藥品預計2022年增加的基金支出,與目錄內藥品降價等騰出的基金空間基本相當。因此,從總體上看,近期不會明顯增加基金支出。


“從患者負擔情況看,與原市場價格相比,通過談判降價和醫保報銷,本次談判預計2022年可累計為患者減負超過300億元?!?a href="http://www.logoproductexperts.com/detail/163852819514618.html" style="text-decoration: none">閱讀全文>>>




一棵普通的樹,如果“站”對了位置,就有可能成為一棵“網紅樹”。



火爆朋友圈的東直門“網紅樹”背景墻被部分遮蓋,沒有了前幾日的平衡唯美畫面感,從外地趕來想打卡“網紅樹”的一位游客只能遺憾離開。


距離背景墻被遮蓋已經過去兩天, 12月3日上午,記者在現場看到,仍不時有慕名而來的市民和游客,此外還有保安和交通協管員維持路口秩序,勸阻聚集的人們不要在路口停留。閱讀全文>>>


城市需要有這樣的具有公共審美價值事物的出現,這不僅能為城市添彩,也能增添市民的生活趣味。同時,這也是城市生命力和活力的體現。


但不能忽視的是,當這樣的公共審美“沖撞”公共秩序時,確實也對城市的基層治理提出了挑戰。因為這棵“網紅樹”長在馬路邊,如果站在馬路拍照,人來車往,容易引發交通事故。


誠然,一座城市的正常運行要有基本的規則與尺度,不容破壞、不容打亂,以維護其有序運轉,但更高明的治理,是兼顧審美與秩序。如果把這種“美好的意外”“一鍵涂抹”掉,未免顯得有些冷漠。


特別是當下依舊處于疫情防控的關鍵期,短時間內人數過于集中,會給防疫工作造成一定壓力。管理者在為“打卡”的網友考慮的同時,網友們不妨也注意盡量在拍美照的同時,不添麻煩。閱讀全文>>>




從與“周董”合作《珊瑚?!烽_始到“南拳媽媽”時期,頭戴“周杰倫小師妹”的光環,讓很多人記住了梁心頤。2021年梁心頤發行新專輯完成了自我成長,關于新專輯的巡演也于12月在上海、杭州等地進行。



15歲進入公司,梁心頤被當作“唱跳型歌手”培養,她個人目標是能像偶像“BOA”一樣。以至于多年后,“南拳媽媽”成員聚會開玩笑時,梁心頤都會調侃是他們耽誤了自己成為唱跳歌手。據她透露,當時加入“南拳媽媽”,公司還有個并不為人知的考量——作為中俄混血,當時梁心頤偏外國人的容貌,如果單做歌手很容易讓人產生“距離感”,而加入“南拳媽媽”,則會弱化這一特征,如今每每提起這一奇怪的“入團”考量,梁心頤感到哭笑不得。


梁心頤覺得,以前做專輯是為證明自己是位好歌手、音樂品位有多高,但在制作《來者何人》這張專輯時,她放下了很多個人欲望,感覺又回到音樂最有力量的地方,會主動跟其他人產生聯結?!耙郧暗奈铱偸钦J為失去是一件難過的事情,但是現在會覺得,失去可能會讓你學到如何去珍惜,如何調整個性。其實每段經歷都是一個人收獲并成長的過程,就如同在新歌《可惜不愛了》中寫道‘就算過了,能相遇,是好的’。我真的有這樣的感覺,不管發生什么事情,人海茫茫,相遇就是很好?!?a href="http://www.logoproductexperts.com/detail/163852422814502.html" style="text-decoration: none">閱讀全文>>>


編輯 魏冕 艾崢 校對 劉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