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的日歷剛翻到12月,愛奇藝就爆出大規模裁員消息,裁員比例20%至40%。


12月1日,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從多方了解到,愛奇藝此次裁員涉及多部門,除核心的劇集、綜藝的采購、制作部門暫未裁員外,用戶產品部門、短視頻隨刻、智能硬件(VR)、動漫和游戲等均在裁員之列,市場等公線部門也有裁員指標。


“年齡較大、司齡較長的員工受到的影響較大”,一位愛奇藝前員工對貝殼財經記者說?!耙苍摬脝T了,他們人太多了,有七八千,是行業內同類型公司的近兩倍”,一位業內人士對貝殼財經記者說。


針對上述問題,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多次向愛奇藝求證,截至發稿時未被回應。


此次裁員來勢洶洶,被稱為愛奇藝史上最大規模的裁員,盡管有部分員工表示裁員毫無預兆,但早在愛奇藝的財報和股價變動中便可窺見一斑。


上市后三次發債補血,龔宇將工作重點設為開源節流


一個月前,愛奇藝披露了三季報,歸屬于愛奇藝的凈虧損17億元,較去年同期擴大41%,這個并不漂亮的成績單讓愛奇藝股價暴跌17%。今年,愛奇藝股價曾達到28美元的高點,如今只剩5.6美元,縮水近8成。


創立以來,“虧損”一直是愛奇藝繞不開的詞,自2016年算起,總計虧損額已超過300億,融資500多億,資本補血已是常態。


2018年11月和2019年3月,愛奇藝分別發債融資7.5億美元和12億美元。去年12月,愛奇藝第三次宣布以按25%至30%的溢價發行8億美元可轉債。而今年截至目前,愛奇藝尚未公布發債計劃,但于11月回購了2023年到期的約7.47億美元可轉換高級債券,票面利率3.75%。


面對何時盈利的問題,愛奇藝創始人、董事兼首席執行官龔宇在11月17日晚間舉行的三季報分析師電話會上稱,“這個需要時間,但距離這個階段不遠了,因為愛奇藝積累的IP越來越多了?!睈燮嫠嚱洺Uf“一魚多吃”,就是在內容和產生上,把IP開發成不同形式,比如說原來是小說,現在變成了劇集、電影,變成了動畫,動畫又變成游戲。這些綜合性的收入,包括廣告收入,向用戶直接抽取的會員費收入、單片點播的收入等,超過對內容的投入時,這個商業模式就成立了。


在上述分析師會上,龔宇還提及開源節流問題?!皩燮嫠噥碚f重點是開源節流,主要是砍掉低效率的業務、項目,增加和嘗試新的貨幣化機會?!边@被外界視為愛奇藝裁員的“發令槍”。


疫情疊加經濟環境,主營業務受沖擊


從業務構成來看,會員廣告、在線廣告服務、內容分發、其他是愛奇藝的四大主營業務:三季度愛奇藝會員服務收入為 43億元,較 2020 年同期增長 8%;在線廣告服務收入為 17億元,較 2020 年同期下降 10%,內容分發收入為6.3億元 ,較 2020 年同期增長 60%;其他收入為10億元,較2020年同期增長 3%。


其中會員業務和廣告業務是其主要營收來源,但這兩項業務在今年都受到了一定的沖擊,增長乏力。


會員業務增長依賴的是會員數量以及ARPPU(每付費用戶平均收入)。在會員數量上看,愛奇藝已經進入瓶頸期,三季度愛奇藝會員數量為 1.03 億,相較二季度的1.06億,不但沒有增長反而出現小幅度下滑。


愛奇藝三季度會員收入8%的小幅增長是源于ARPPU的增長。2020年以來,愛奇藝采取會員提價、超前點播等方式提升ARPPU,包括開設黃金、星鉆、體育等多種會員,將會員費用由19.8/月提至25元/月,除此之外還有為愛奇藝帶來一定增長卻被廣為詬病的超前點播。但在今年10月,隨著監管日趨嚴格和用戶滿意度的下降,愛奇藝宣布取消超前點播。


而第二大業務廣告也不算順利。財報顯示,不同于去年的增長態勢,2021年愛奇藝廣告業務收入持續走低,從一季度的19億降至17億,愛奇藝的解釋是由于該季度推出的優質內容較少以及充滿挑戰的宏觀經濟環境。


一方面是大環境的動蕩,疫情的出現導致廣告主縮減預算,而較少的預算也被分配到品效合一的效果廣告中,比如自帶巨大流量的短視頻平臺也在搶奪長視頻的廣告市場,以品牌廣告為主的愛奇藝廣告收入連續多個季度出現下滑。


另一方面是平臺政策的變化,為了提升廣告收入,視頻平臺推出了中插、彈窗等五花八門的廣告形式,但這些花樣帶來增長的同時也引起了用戶反感。


今年11月,浙江省消保委就視頻平臺廣告問題約談愛奇藝、優酷、騰訊視頻、搜狐、PPTV五家視頻平臺,要求其對前情提要廣告、暫停頁面廣告、片尾廣告、彈窗廣告、跑馬燈廣告等進行整改。


隨后,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布《互聯網廣告管理辦法(公開征求意見稿)》,明確規定,廣告投放嚴禁缺失關閉標志,不得設立倒計時結束才能關閉廣告的限制,不得關閉后繼續彈出廣告等。


如此,兩大支柱業務的放緩直接影響了愛奇藝的開源效率。


優質內容稀缺、成本高企,長視頻凜冬已至


開源之后是節流。


會員業務和廣告業務賴以增長的根源是優質內容,但疫情卻讓長視頻行業面臨內容供給不足。龔宇在上述分析師會議上稱,“疫情是最直接的原因,比如到目前為止,今年電影的上線量不如去年同期的一半,電視劇的上線量不足往年同期的三分之一,新的網劇因為審核原因延遲上線,上線后質量也打了折扣,而這也只是一部分。內容供給出現了比較大的問題?!饼徲钫f。


在增長受到影響的同時,愛奇藝的成本也在上漲。三季度,愛奇藝的收入成本為70億元,較 2020年同期增長10%,收入成本的增加主要是由于該季度內容成本增加。內容成本作為收入成本的重要部分,費用為53億元,較2020年同期增長13%; 銷售、一般和管理費用為12億元,較2020 年同期下降9%;研發費用為6.83億元,較2020年同期增長2%。綜上,三季度愛奇藝經營虧損為14億元,2020 年同期為12億元,營業虧損率為18%。


占據大頭的仍然是內容成本,占總成本的69.8%,但對內容平臺來說,這部分內容卻是無法縮減的部分,內容品質直接決定著用戶的留存和增長。


在長視頻方面,去年愛奇藝推出的迷霧劇場打造了《隱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等爆款劇,今年卻不及預期,計劃推出的4部劇,已經播出2部,熱度稍高的《八角亭迷霧》豆瓣評分僅有5.7分,評分人數5.9萬人,而去年同主題的《隱秘的角落》評分8.8分,評分人數達99.2萬人。


綜藝上,每年為愛奇藝帶來巨大會員增長及廣告贊助費的選秀節目《青春有你3》,被爆“倒奶門”,此事件直接導致當季節目的停播,同時偶像選秀節目也被永久禁止。


正如龔宇所說,大部分的破圈作品是偶然。如何持續創造爆款,是每個視頻平臺要面對的問題。


另外,龔宇上述分析師電話會上提到,短視頻對用戶時長的爭奪是行業面臨挑戰的重要原因。


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布第48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21年6月,在9.44億網絡視頻用戶當中,有8.88億看短視頻,短視頻用戶已經占到網民整體的87.8%。


據統計,2021年3月,短視頻應用的人均單日使用時長為125分鐘,較長視頻高出27分鐘,且差距呈增長趨勢;其中53.5%的短視頻用戶每天都會看短視頻節目,這一比例較長視頻(36.3%)高出17.2個百分點。


為了將內容價值最大化,愛奇藝也在2020年上線了自己的短視頻產品——隨刻,但卻沒能作出聲響。據悉,此次隨刻業務部也是裁員重災區,根據新浪財經消息,短視頻產品隨刻會和其他產品合并,只有40%的人可以留下。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宋美璐 白金蕾 編輯 岳彩周 校對 張彥君 盧茜